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杜方】道阻路且长·03

03、老子思春,尔等……都他妈的起来训练。

 

 

沉浸在单方面爱情滋润里的杜大旅长很亢奋,非常亢奋。

 

训练结束后他躺在宿舍里那张单人的行军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脑子里弯弯绕绕的都是方孟韦,结果越想就越跑偏,脑子里的画面直接化作一辆比亚迪冲上了思想的高速公路,拉都拉不回来。

 

那辆载满了老处男满腔春心的小车在他脑子里来回乱撞,最后成功的撞车在了路边的安全护栏上,摔得细碎。

 

——因为杜旅长可耻因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失眠了。

 

杜见锋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脸埋进枕头里,差点给自己活生生憋死在里面。

 

“妈的……”

 

睡不着觉的烦躁旅长杜见锋表示很不爽,他从床上爬起来去摸烟盒,结果悲催的发现他这一晚抽的太凶,烟盒里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根光荣烟了。杜见锋瞪了那根烟半天,最后还是叼在了嘴里,把烟盒团吧团吧扔进床底下。

 

他随便披了件迷彩外套,溜溜达达的出去放水,结果一路路过他参谋长的宿舍和新兵连的宿舍,只听得里面鼾声震天,睡得一个比一个死。

 

杜见锋正因为失眠整个人烦躁不已,见此更是恶向胆边生,水也不去放了,直接回屋就吹了集合号。

 

宿舍群霎时间灯光一片,刚进入梦乡的新兵连同志们下意识就从床上跳了下来穿衣打包然后去训练场上集合。参谋长正在梦里抱着他那不知道在哪吃奶的小甜心儿刚想亲嘴,听见起床号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明显的懵逼状态。

 

杜旅长踩着高帮军靴看着面前这群衣衫不整的新兵蛋子,眉头一挑:“就这个速度敌人都他妈的打进屋了,给老子滚去负重越野五公里,有一个没跑完就别想睡觉!”

 

“……旅长,这是新兵。”参谋长低头系着腰带,善解人意的提醒了一嘴。

 

杜见锋咬着烟嘴哼哼,一脸理直气壮:“老子睡不着,你们他妈的也别想睡。”

 

参谋长:“……”

 

——谋杀高级军官要受什么惩罚来着,如果合算的话可以动手么?

 

不过参谋长最终也还是没动手,毕竟毙了他事儿小,还要上军事法庭就不合算了。于是苦逼兮兮的参谋长最后披了件军大衣直接睡在了杜见锋车里的后座上——因为杜大旅长这一晚上吹了三次集结号,最后竟然拉着队伍进山去做生存演练,一晚上过的充实无比,整个军区哀嚎遍野,令人闻风丧胆。

 

“旅长啊……”参谋长顶着两个明晃晃的黑眼圈悄摸声的从杜见锋身后冒出来。

 

杜见锋正在那翻训练章程,闻言吓了一跳:“……你他妈的吓死老子了,跟魂儿似的,走路不能有点声儿啊。”

 

参谋长一看他手里那厚厚的一沓训练计划表心里一凉,决定为了新兵连的同志们争取点生的希望,他抹了把脸,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温和亲人:“旅长,这天都亮了,你还跟这耗着干啥啊。”

 

“不然老子去哪啊?”杜见锋冷哼一声,把嘴里那根烟吐到地上,那根烟被他磋磨了整整一宿,皱皱巴巴的早就不能抽了,只能勉强看出点烟草形状。

 

“啧。”参谋长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活该光棍这么多年,你昨儿不是看人家了么,还不趁热打铁的去追求人家,省的你在部队带上几个月人家孩子都有了,到时候你哭都没地儿哭。”

 

杜见锋一愣:“真的?”

 

参谋长一看有戏,恨不得使出全身演技就为把这瘟神送走:“可不是,现在的年轻人啊啧啧啧…你要不抓点紧…”

 

参谋长话还没说完,杜见锋早野狗似的绝尘而去了,参谋长抹了把脸,赞叹了一下爱情的奇妙之处,然后拢了拢军大衣准备回宿舍补个觉。

 

杜见锋作为一个单身了三十多年的老处男,对于追求心上人这件事儿还是挺打怵的,毕竟没啥战争经验,于是他想了想,一脑袋钻进了他军区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自从拨给他,他就没来过几回,办公桌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杜见锋一开门呛得直咳嗽,他在屋里翻腾了半天,最后从书柜底下的抽屉里找出一只小行李箱。

 

杜见锋如获至宝,他在办公桌上用袖子蹭出一小块干净地方,然后将行李箱放在了桌上,回身锁上了门。其实那行李箱里别的啥都没装,就装了杜见锋一身正装,这身衣服从发下来算起一般除了授勋和军区大会他一次没穿过。

 

——输人不输阵嘛,穿的正式点总不会错的。杜旅长认真的想着。

 

杜见锋不但换了一身正装,还特别龟毛的把军衔上的金星擦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往穿衣镜前一站,觉得有点邋遢,又骚包的给自己梳了一个背头,油光锃亮一丝不苟。

 

杜大旅长这才觉得差不多了,把帽子一戴抄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路过的文职人员看见杜见锋这正儿八经的一身,浑身还散发着正义凌然的气场,吓得手里的文件掉了一地,猛地窜回去技术部办公室向上打听他们这位旅长是不是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大事儿要被送军法处。

 

不过沉浸在粉红色泡泡里的杜旅长此时是在意不到下属的心情的,他正在驱车赶往警局的路上忙着沉思这该用什么理由去见方孟韦,毕竟昨儿个才因为公事见了一面,今儿去就要跟人家表白肯定得让人当神经病打出来。

 

——何况表白对象还是个警察局的副局长。

 

杜旅长很惆怅,他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点冒昧,不符合他严谨专业的作战手段。不过他抬头看看马路对面的警局大门,觉得好像现在后悔晚了点。

 

方孟韦正组织着下发军警演练的行动计划和命令预备,突然莫名奇妙的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抽了张纸巾捏住鼻子,正琢磨着要不要调高空调温度呢,就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喂。”方孟韦囔着鼻子接起电话。

 

“方副局长,军区来了人,说是要见您。”接待处的女警声音很好认,字正腔圆的像是播音学校出来的。

 

“…军区?”方孟韦眨眨眼,把手里的纸巾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脑子里瞬间蹦出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谈吐粗鄙但是意外的不讨人厌,有一种莫名的呆萌感。

 

方孟韦被自己的脑补出来的形容词吓了一跳,虽然知道电话那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还是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失态。

 

“是的,27集团军所属,上校旅长杜见锋……方副局长?”电话可能是久久没听见回音,忍不住催了两声。

 

“啊。”方孟韦应了一声:“让他上来吧。”

 

 

——TBC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