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杜方】道阻路且长·06

06、你永远不知道杜见锋下一秒会穿着什么出现在你面前——方孟韦

 

 

 

方孟韦头天晚上就接到了公安部的通知,说是城市演练计划开始启动,让他准备配合执行,在不影响正常居民生活的情况下可以适当便宜行事。

 

他新上任不久,又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军演,整个人看起来冷静其实激动的不行,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半宿都没睡好觉,然后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装模作样的去了一趟公安部。

 

既然是军警演练,那当然不能军部一方占便宜,警方自然也得就着这个机会加强一下警务人员的业务能力。

 

方孟韦在公安部呆了半天,中午的时候面色凝重的从里面走出来给市公安去了个电话,语焉不详的让办公室向下通知各所属辖区的警局负责人来市局开会,语气还带了那么点恰到好处的沉痛。

 

他挂了电话之后本来想直接回市局,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正赶上饭点,对面的巷子里卖麻辣烫那家人开始开门做生意,辣味儿飘的满街都是,不知道添了什么香料,那香味能从鼻腔一直灌进肺管子里,方孟韦揉了揉胃,突然觉得有点饿。

 

方孟韦一向不肯亏待自己的嘴,他把车往市局门口一停,自己穿过马路钻进了那家麻辣烫的小店。

 

小店虽然不大,但是好在很整洁,可能是因为时间还早的原因,店里没什么别的顾客,那家男主人刚刚熬好了底汤,老板娘正把装着各类食材的塑料盒摆上不锈钢架子,看见方孟韦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上来。

 

“来份普通的就行,别太辣。”方孟韦说着,捡了个靠里的桌子坐下。

 

等候的时间方孟韦闲着无聊去研究墙上挂的菜单,这家店不但卖麻辣烫,也有些素食快餐什么的,方孟韦百无聊赖的顺着墙上一幅幅的菜品照片看过去,看了一圈都没等到他的麻辣烫,觉得有些无聊。

 

他突然就想起那个说要请他吃饭最后吃了一顿麻辣烫的二傻子,就在这家店,穿的一本正经的还吓了店主人一跳,在老板娘异样的眼神中踩着凳子吃完了两份加麻加辣的麻辣拌不说,最后还要走了人家的外卖电话,行事风格诡异之极,还透着一股莫名傻帅傻帅的气质。

 

——也不知道二傻子现在干什么呢。方孟韦托着下盯着门口的招财猫寻思。

 

杜见锋自从回了军区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虽然跟他要了手机号但是一次都没打过,方孟韦吃不准到底城市演练他会不会参加,又不好意思去打听,一来二去的就拖到了今天。

 

方孟韦正寻思着呢,老板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走出来搁在他眼前,他回过神,随手掰开一双方便筷子翻了翻,把浮上的粉条浸在汤里。

 

他最后吃了半份就腻的放下了筷子,也不知道跟着杜见锋一起的时候是怎么呼噜呼噜造下去一大碗的,估计是那张脸还能勉强看看,有种秀色可餐的错觉吧。

 

方孟韦兜里的电话震了两下,他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通知他所属辖区的负责人已经到位,问他还有多久方面回警局。他把饭钱压在碗底下,一边往外走一边随手给办公室回了个电话,交代说让接待处准备一下他顶楼的大会议室。

 

方孟韦前脚刚进门后脚就被秘书拦住了,神秘兮兮的递给他一块黑色的U盘:“方副局长,都准备好了,在会议室等您呢。”

 

“我知道了,你先忙吧。”方孟韦接过来在手里掂了掂,点了点头。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坐满了人,投影仪在幕布上映出一片蓝色的待机画面,方孟韦神色一正,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显得凝重起来。

 

他把手里的U盘连上电脑,冲着一旁的记录人员示意一下,那人冲他点点头,然后从U盘里调出幻灯片,方孟韦把灯一关走到前面的演示台前清了清嗓子。

 

“咱们长话短说,最近有一不明团伙从东北方向集体非法入境,今天省公安厅上报了文件,这群人入境原因不明,十分狡猾,他们出动了大量警力都没有将他们抓获。”

 

他侧了侧身子,以便让下面的人看请投影幕上的画面:“不过我们首先知道的是,这个团伙大概二三十人,皆是二十多岁的青壮年男性,J市客运站拍下了他们活动的监控录像——没错,他们也是从这段监控中发现疑点,以查明非法入境事实的。”

 

投影仪上映出一张不甚清晰的监控截图,能隐约看清上面几人的大体身高体型,但是面部影像非常模糊。

 

“J市客运站上报说他们买了二十六张客车票,因为数额较大所以售票员印象比较深刻。”

 

“去哪里的车票?”有人问。

 

方孟韦放下遥控器,转过头来看着这个问话的男人,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说:“T市。”

 

一片哗然。

 

T市临近B市,仔细算起来开车也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路程,B市作为首都安保工作向来做的非常到位,非法入境的境外团伙如果想没有任何身份证件直接进入B市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不过临近的T市相较而言就松懈的多。

 

虽然不管对方目的是什么,但当警察的就怕想的少,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B市绝不能混进恐怖分子。”方孟韦敲了敲桌子:“监控视频的复制件已经下发到各辖区了,最近安保工作需要加强防范,坚决打击可疑分子,绝不能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明白!”

 

在坐的各位个个都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会开完了也不多留,跟方孟韦告了辞就陆续回去布置安防细节了。

 

方孟韦作为一个乖宝宝,长这么大说谎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糊弄一群警察,紧张之余竟然还带着点兴奋。

 

他按了内线叫秘书过来收拾会议室,觉得有点憋闷,伸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方孟韦一出门就发现自己办公室的门居然没锁,虚掩着泄出一小条阳光印记,他疑惑的推开门,然后看见了一个无比让他惊讶的人。

 

“方儿,你怎么才回来,老子饭都没吃饿死了。”杜见锋一点都没有鸠占鹊巢的自觉,歪在沙发上抱怨。

 

其实方孟韦看见他人倒是不吃惊,毕竟军区如果来人的话估计肯定就是他,就是杜见锋的穿着打扮有点让他没想到。

 

方孟韦拢共就见过杜见锋两面,他身上除了军装就是迷彩服。现在这人换了一身休闲装,牛仔裤黑短袖,耳骨上还扣着个银环,叼着根烟眯着眼睛瞅他,衬着那副做派怎么看怎么像街头的不良少年。

 

“……你这是有特殊任务么?”方孟韦神色很复杂。

 

“肯定有啊。啧,别这么看着老子。”杜见锋说着从地上拎出几个塑料袋塞到方孟韦怀里:“快换,带你去玩点刺激的,让你看看老子怎么折腾那群小兔崽子。”

 

方孟韦这下听懂了,这是要主持工作去,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乔装打扮,但是他对杜见锋总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而且他直觉上觉得跟去了肯定有热闹可看。

 

方孟韦从塑料袋里拎出那几件衣服的时候就后悔了,印着个抽象画的白T恤他还比较能接受,但是小脚裤是怎么回事儿?他木着脸又翻了翻那堆衣服,发现里面还有朋克风的骷髅头手环和一双镶着铆钉的帆布鞋,从头到尾透着浓浓的恶趣味和淘宝山寨风——而且目测全套市价不超过二百块钱。

 

“这衣服谁卖的。”方孟韦从卫生间走出来,颇为不习惯的扯了扯宽大的T恤下摆。

 

“老子参谋长。”杜见锋从沙发上跳起来绕着他转了一圈:“这不挺好看的么。”

 

方孟韦叹口气,一点也不想跟他争执眼光问题:“我们现在去哪。”

 

“吃饭啊,上次那牛肉面老子打包回去都没来得及吃。”杜见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子:“山里除了饼干就他妈的牛肉干,吃的都要反胃了。”

 

“咱们不是要去现场么?”方孟韦问。

 

“说先吃饭就先吃饭。”杜见锋说着拽起他:“老子饿了。”

 

 

——TBC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