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杜方】道阻路且长•09

【一边写文一边掉粉的我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233333】

【如果我文笔差成这个德行你们要说出来让我知道啊23333】


————


09、事实证明,除了参谋长以外的所有没名配角,戏份儿一多肯定是要扑街的。

 

 

杜见锋被那部劣质抗日剧雷得不行,关了电视又觉得俩大老爷们儿在屋里大眼瞪小眼不太好——何况另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是他喜欢的。这孤男寡男同处一室……快停。

 

他跟方孟韦吃完早饭之后在屋里转悠了两圈实在觉得太过无聊,到中午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手心儿一敲决定俩人趁着正事儿没来的空挡出去转转。反正他俩也没打算在T市多留一天,干脆就收拾收拾把房也给退了,店主小伙子还对着他那个万年不变的游戏界面,佝偻着背也不去查房,把钥匙一收就不耐烦的冲这俩人摆摆手。

 

杜见锋乐得轻松,跟方孟韦溜溜达达的往前一天停车的地方去了,今天天气有点阴,上午十点多了还没放晴。桑塔纳还停在凉皮儿店对面的路边,挡风玻璃上被贴了张罚单,杜见锋伸手取下来看了看,直接就给撕了,方孟韦没来得及阻止,只能一脸不同意的瞅着他:“怎么给撕了?”

 

杜见锋把脖子上的墨镜往鼻梁上一架,在大阴天里显得特别装逼:“这破车总共才五千块钱,开一回得了呗,你还想收藏进警局车库怎么着?”方孟韦转念一想也是,这罚单多开几张顶上车钱了,按理来说他们出来执行任务但是又不在执行任务,所以罚款交不交这事儿实在是笔烂帐,撕了也好。

 

“现在去哪?”方孟韦对于出门游玩这事儿实在是很不在行,自从被杜见锋从B市坑出来几乎全程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反正他也乐得清闲,不用自己动脑子,杜见锋说哪就哪,感觉还是挺轻松的。

 

“去运河边上转转吧。”杜见锋说着上了车,熄了两次火之后终于打着了。方孟韦上车以后不经意的侧头看了看车后,这才发现他车后座上放着份装订整齐的档案,他坐在副驾驶上带上门,反身摊手将档案袋够过来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问杜见锋:“这怎么回事儿?”

 

“这是那小子的档案,正好你拆开,念给老子听听。”杜见锋回身扒着靠背瞅着路况,从两车间隙倒了出去,调了个头开上主路。

 

方孟韦哦了一声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划开封泥,从里面掏出几张订在一起的A4纸。杜见锋瞥了他一眼,放慢了车速,尽量开的稳一点防止他晕车。方孟韦一目十行的大致扫了一遍,心里有了数,捡了点重要的跟杜见锋提了提:“二十岁,户籍所在就是B市,两年前招兵进来的,高中学历,本来在普通部队,但是身体素质很好,各项考核也是满分,所以破格推荐来考特种部队。”

 

“这些老子知道,说点有用的。”杜见锋说。

 

方孟韦往后翻了翻,翻到最后一页指导员评语上皱了皱眉:“他指导员给他的评语不是太好…人品可能,不是很好。”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说法。

 

杜见锋来了兴致,侧头看了看他:“比如呢?”

 

“这人眼高于顶,不过确实很有实力,傲气也是有道理的。”方孟韦干脆放下手里的文件,跟杜见锋做了个总结:“在部队时候有些细碎的小毛病,而且人缘不是特别好,比较不服管吧,不过没闹出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再加上他确实成绩好,所以部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杜见锋若有所思:“哦……不是什么大毛病。”他看了看手机导航,离目的地不太远了,他就近找了个停车场停车,打算跟方孟韦走着去。“不过在部队里都能人缘不好,这小兔崽子的傲成个什么样老子还是挺好奇的。”

 

“很正常,警局也有勾心斗角的事儿,有人就有是非,估计也不能全怪他吧。”方孟韦把档案折了两折塞进档案袋,怕丢就带着下了车。

 

“那不一样。”杜见锋说:“在基层部队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立功就授勋,只要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性格能力出众就能服众。”过马路的时候他下意识换了个面走到了方孟韦的右边:“见了人再说吧,太过特立独行的也进不了特种部队,没有协作能力肯定是不行。”

 

方孟韦点点头不说话了,运河旁边有流动的小车摊位,给来游玩的旅客贩卖各种纪念品和小零食,方孟韦对这种路边小摊非常有兴趣,结果杜见锋一个没看住就被他溜了,回来的时候一手端着两盒章鱼小丸子,另手还举着一只足有三十厘米的冰淇淋,手腕上还挂着个装满糖炒栗子的塑料袋,随着他走路的动作摇摇晃晃。

 

方孟韦把一盒章鱼小丸子塞进杜见锋手里,专心致志的去攻克那只大号冰淇淋,杜见锋手里举着画着卡通头像的纸盒哭笑不得:“我不吃章鱼小丸子。”

 

“我知道啊。”方孟韦挑眉:“我就是让你帮我拿着。”

 

杜见锋活了这么多年,头一回吃瘪。

 

方孟韦吃完了冰淇淋,从杜见锋手里接过小丸子叉起一个丢进嘴里。杜见锋双手揣兜走在他外侧,顺着运河边慢慢溜达。杜见锋的电话时不时就在兜里响上一声两声的,拿出来看看都是被淘汰的队员名单,杜见锋看了几次就没了兴趣,打了个振动就揣回兜里。

 

这俩人沿着运河溜达了一个下午,方孟韦吃完了手里那堆零食,又从兜里掏出一只干净的塑料袋挂在另一只手腕上开始剥栗子,剥下的壳就收进垃圾袋,吃了几个终于善心大发的剥了一个递给杜见锋,顺路问了一句:“手机静音的话万一错过正事儿怎么办?”

 

杜见锋接过来往嘴里一扔,咔吧咔吧嚼了两口咽下去满不在乎的说:“错过再说,老子又不是他辅导员,非得亦步亦趋的跟着……行了,走了半天,咱歇会儿吧。”杜见锋说着停了下来,倚着运河岸边的观景栏杆靠上去,习惯性的从兜里摸了根烟叼在嘴里。

 

傍晚的天气还是有点凉,何况运河边上风还不小,吹得杜见锋胳膊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他斜叼着烟小臂交叠靠着栏杆眯着眼睛看着对岸,突然旁里伸出一只手来,给他嘴里那根烟抢走了。

 

杜见锋瞅着方孟韦有点愣:“老子不点。”

 

方孟韦捏着那根烟神色不明:“尼古丁有害健康,不点就别叼着了,而且能戒还是戒掉比较好。”

 

杜见锋只觉得嗖的一下被一支名为“艾玛我喜欢的人关心我”的爱心箭射进了脑子,浑身泛起一股莫名的动力,脑子一热就把身上剩下的一盒半烟掏了出来顺手就扔进了运河,异常认真的保证:“行吧,那老子戒。”

 

“……”方孟韦承认,他其实除了真的不喜欢烟味儿以外还有私心,虽说杜见锋怂的不敢跟他表白但好歹那句话让他听见了就不能当没听见,起码在他表白之前得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毛主席曾经讲过,不打无准备之仗嘛——他今儿个一天都在用各种小细节去试探杜见锋的底线,结果没想到这人因为他一句话连烟都要戒了,方孟韦突然觉得内心有点复杂。

 

杜见锋见他半天没反应,戳了戳他的胳膊:“怎么傻了?”

 

方孟韦抬头刚想说话就听见杜见锋皱着眉骂了一句我操,紧接着眯着眼睛似乎是辨认了下什么,随即整个人神色一冷直接从他身侧就窜了出去。方孟韦反应不及差点被他带出一个踉跄,手里的栗子撒出去一半,他侧了侧身子好不容易站稳,定睛一看才发现杜见锋正拽着个年轻人的后脖领子往后带,气势汹汹的一看就没打算善了。

 

部队军官在大街上打架斗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搞不好得受处分。方孟韦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这人突然抽的什么疯赶紧把手里的栗子一扔就要上去拉架,不过他还没太慌,起码记得把档案抓在手里。

 

杜见锋气的要命,把墨镜摘下来往地上一丢,从那小子兜里摸出个褐色的皮夹扔给一边目瞪口呆的中年男人:“包让人掏了都他妈的不知道?”

 

杜见锋面冷,尤其不笑的时候更是唬人,那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西服接过钱包冲他道了个谢也不敢多留,赶紧就走了。

 

那年轻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个没反应才让杜见锋抢了先机,这下反应过来了撒腿就要跑,杜见锋伸腿一绊拦住了他的去路。方孟韦一看稍稍放下了心,估计在大街上抓个小偷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也不那么着急上去拉架了,结果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儿,这小偷身手好的奇怪,不像一般的普通人,倒像是练家子。

 

杜见锋倒是不知道方孟韦想的什么,他这时候胸口里的火气都要给他烧着了,下手死狠死狠的,净往要害招呼。那年轻人本来想跑,也被他缠的心头火起,干脆也不格挡了,两个人直接就在道中间扭打起来。

 

“你他妈的行啊,小兔崽子。”杜见锋歪头啐出一口血,扭着人手腕伸脚一绊,结果被人拽了一把俩人一起摔在了地上,他落地时慢了半拍让人抢了先机,只能将手臂梗在脖子上挡住人进攻的动作:“老子不给你们钱就是让你们来偷普通市民的?”

 

那年轻人一听觉得话头不太对,然而依然没放手,胳膊用力制住杜见锋眯着眼睛问他:“你是军区的。”

 

“呸,老子是你们教官。”杜见锋一咬牙,屈膝用膝盖狠撞了下年轻人的后腰,同时手臂发力,俩人当时就调了个个,男孩子趴在地上手臂被拧在身后,杜见锋面冷手黑,几乎要活活把人家胳膊掰折:“怪不得说你人品次,还真他妈的不是个玩意,你们政治辅导员都他妈的回家生孩子去了么。”

 

那年轻人被骂的脸色涨红,不管不顾的张口就回:“各凭本事,为达任务目的不择手段,不是你教我们的么?”

 

杜见锋被他气乐了,眼神却冷的让人发寒:“老子是这么教的,但是老子说过,底线是你们的良心,就你他妈的这个样,老子有权力相信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会为了保全自己出卖队友。”

 

“你放屁。”

 

方孟韦这才听明白,这个估计就是杜见锋准备盯上的那小伙子,他皱着眉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去拉架,毕竟这事儿办的难看极了,连他个公安部的都知道,从古到今的特种兵考核,因为没钱去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杜见锋气得要命,一条腿屈膝顶着人后腰一条腿半跪在地上,他伸手一摸从裤腿里摸出一把92式喀嚓一声的开了保险:“妈的,老子干脆毙了你,省的你他妈的给部队丢人。”

 

方孟韦一见就傻了,虽然这男孩子有错,但要是真给他毙了杜见锋回头肯定是得上军事法庭的,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儿蹭的就窜了上去,一把按住杜见锋的手臂抱着他肩膀就往后拉:“你疯了?在大街上亮枪!”他一边往后拽杜见锋一边皱着眉冲那男孩子喊:“跟着你的指导员呢?”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不用问了,因为马路对面的一辆奥迪车门开了,从上面迈下来几个军装男人,正往这边跑过来。方孟韦懒得理他们,只想赶紧给杜见锋拉开,谁知道这人浑起来还挺不是个东西,方孟韦头一下都没拉动他。

 

“你他妈放开老子。”杜见锋狠狠一挣,也没挣开:“上头给了老子死亡名额,老子毙了他怎么了。”

 

“杜见锋你别当我傻!死亡名额是给你训练的不是给你当街杀人的。”方孟韦也恨得要命,倒不是因为别的,纯粹是这人浑起来简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也来了狠劲儿,咬牙给杜见锋往起一拽利用惯性直接给他后退几步按到一旁的栏杆上,杜见锋上半身往后一仰,脊椎骨正好磕在理石边儿上,疼的浑身一个哆嗦。

 

闹了这么一出这男孩子的考核肯定是没法再继续了,从奥迪车上下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首长接下来有什么指示,也不敢走,只能在原地看管着那年轻人等着杜见锋倒出功夫处置一下。

 

方孟韦抢下他的枪,给保险关了别进自己后腰,皱着眉问他:“疼么。”

 

“疼。”杜见锋气性来得快去得也快,被方孟韦这么一打岔好歹找回了点理智,方孟韦见他不疯了也放开手,杜见锋扶着栏杆站直了伸手揉揉自己后背:“……你他妈的哪回下手都这么狠。”

 

“你活该。”方孟韦气的骂他,二十多年的好教养直接淹死在一边的运河里,点着他肩膀数落他:“当街掏枪?杜旅长好大威风啊,为了个不着调的玩意儿你打算把自己也填进去怎么着。”

 

一边被称为不着调的玩意儿那位跳起来就想说什么,结果被周围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眼疾手快的捂着嘴按了回去——好家伙,好不容易找着个能制住首长的给他安抚下来,再给火气激上来谁都讨不了好。

 

不过这群人显然低估了方孟韦的能力,杜见锋垂着头,虽然面上一脸不耐烦但是好歹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听训,末了还安抚一下炸毛的小局长:“……好好好是老子不对,下次不了成不成?”

 

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没诚意的小学生跟家长作保证。方孟韦瞪他一眼,好歹知道得给他个面子,毕竟当着他下属的面不能说骂就骂,他又瞅了杜见锋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之后侧身让开了路。

 

杜见锋又揉了揉后背,从方孟韦手里抽下男孩子的档案走了过去,在他面前掏出打火机,就着手就给点着了,烧了一半的档案袋被他扔在地上,纸张边缘被火苗舔舐卷曲,最后化成灰烬。

 

杜见锋双手揣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部队不可能要你这种人,别说特种兵,你就是当个勤务员,老子都嫌你不够资格。”

 

他说着又冲着那几个穿军装的男人交代了一句:“回去销了他的在编,送回户籍所在地。”

 

 

——TBC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