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蔺靖/楼诚衍生】江湖之远·07

※本章高能,以及请时刻谨记,这就是个秀恩爱的故事,如果你觉得虐,那一定是你错觉。

 

※本章提示:老阁主就是个逗比老头,别被他装正经的样子骗了

 

※其实如果按照武林外传的画风起名的话我估计这一章章节名应该叫

 

【老阁主棒打苦鸳鸳,靖美人舍命救情郎】←你滚

 

【嗯,我开玩笑的。没虐,虐身没有,虐心也没有。别害怕。毕竟看着我ID就知道有糖吃了。】

 

【以及结尾我有话要说,因为太长所以放在正文后面了。】

 

 

【前情回顾】

 

“给我爹的鸽子已经放出去了,应该赶得上咱俩成亲。”

 

“嗯……啥?”

 

————以下正文

 

萧景琰吓了一跳,蔺晨收回手拢着袖子靠在床头,闻言瞪他一眼

 

“怎么?”

 

萧景琰下意识舔了舔唇,面色复杂,半天才憋出一句::“国丧三月未过,还是热孝。”

 

“你还没死呢,丧什么丧。”蔺晨直接抬手拍了一把他后脑,见萧景琰吃疼的缩了缩脖子才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不大操大办,把老头子叫回来,咱俩给他敬个茶,私下意思意思就行了。”

 

萧景琰嘴里的苦味还没散呢,这会儿也不敢再惹他生气,于是含糊着也就应了。

 

蔺晨是不管这套的,他一介江湖中人,天高皇帝远的国丧关他什么事儿。

 

于是这件事儿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了下来。

 

老阁主常年云游四方行踪不定,结果此次消息倒是传的很快。

 

三天之后蔺晨就收到了回信。

 

回信的信鸽是在第三天的清晨回来的,彼时萧景琰还在屋中睡着,蔺晨在院中练剑。

 

那信鸽扑腾着翅膀差点撞到蔺晨的剑尖上,蔺晨下意识一招分花拂柳一手收剑一手正抓住那鸽子翅膀。

 

他取下信鸽脚上的信笺展开一看差点乐了。

 

信笺上的草书力透纸背,颇有大家风范,然而内容却不太正经

 

【小兔崽子,来客栈接老子。】

 

蔺老阁主说的客栈在离琅琊山山脚不远的小镇上,算来一来一回需得三四个时辰,他不欲吵醒萧景琰,只留了书压在床头就出了门。

 

他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来到小镇上之后还在零食铺子买了点杏仁果脯才晃晃悠悠的往客栈去了。

 

这镇子不大,统共就一个客栈,一般都用来接待去往琅琊山做生意的客人,这一来二去客栈老板娘跟蔺晨也熟得很。

 

蔺晨也不见外,揣着手进门就喊:“老板娘,老头子住哪号房?”

 

那老板娘一见蔺晨来了竟然有些吃惊:“蔺公子,你找老阁主?老阁主一大清早就退了房上山去了啊。”

 

蔺晨皱眉:“不可能,他早上才传信让我……”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心里咯噔一下,转头就往外跑。

 

那老板娘被这父子俩闹得迷糊,摇摇头嘟囔了一句古怪就回了客栈。

 

清晨退房,说明那鸽子是他退房后才放出来的,估计着自己前脚出了门他后脚就回去了。

 

蔺晨实在闹不懂他老爹脑子里想什么,只是直觉着没什么好事儿,他心里着急,运了内力使了轻功往回赶。

 

来时两个时辰的路程他用了半个时辰就赶了回去,琅琊阁静悄悄的,看似并无异常,他心存疑虑,绕过前厅就往卧室走,结果一推门就看见他老爹端坐在卧室外间喝茶,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你不是让我接你去么,耍我好玩?”蔺晨只当这是他老爹的恶作剧,随口抱怨了一句也就罢了,抬脚就想去看看萧景琰如何

 

就听蔺老阁主一声冷哼,茶杯往桌上重重一磕:“半个时辰,你还真是归心似箭啊。”

 

蔺晨往内室瞅了一眼,就见萧景琰已经起了身,穿戴整齐的坐在床上看着他,他刚想开口招呼一声就听见老阁主来了这么一句。

 

蔺晨一向嘴上不饶人,哪管对面是亲爹还是天王老子,张嘴就顶:“我夫人自己在家,我归心似箭还错了?”说着又往屋里瞅了一眼,见萧景琰还是那个姿势动也不动,心里有点纳闷。

 

“混账!”蔺老阁主怒斥一声,拍桌而起。

 

蔺晨大清早来回这么一跑又被他爹这么一骂也是心头火起

 

“我是混账你是什么,混账他爹?大清早的这么闹腾我,我还没生气你发什么火。”

 

蔺老阁主站起身,指着蔺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咬着牙骂道:“我发什么火?你找了个男人做夫人断我蔺家香火,竟还如此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

 

蔺晨一听这话,下意识就回头去看内室中萧景琰的脸色,结果发现萧景琰动也没动过,方才意识到不对。

 

“你点了他穴道?”蔺晨声音冷下来,眯着眼睛看着他爹。

 

蔺老阁主一副被气的不轻的模样,眼睛一瞪:“是又如何?”

 

蔺晨这下忍不了了,脚下一转就往内室走。蔺老阁主见状上前一步伸手去拦,蔺晨也没客气,抬手就去挡他的手。

 

这一来二去两人竟在屋中动起手来。

 

萧景琰端坐在床上看的着急,苦于有口不能言,身上又被点了穴道,只要一使力浑身穴道就疼的不行。

 

高手过招转瞬即逝,短短一刻两人就在屋中拆了四五十招,不知不觉间从外间打进内室。

 

蔺晨一身功夫尽是老阁主所传,自然不如他爹,刚过了五十招就开始渐渐现了颓势。

 

蔺老阁主手下丝毫不肯留情,寻了破绽掌心一翻就一掌击在蔺晨胸口。

 

这一下蔺晨挨得的实打实,直被他爹打得退后几步后背狠狠撞在墙上。他抬手捂住胸口,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这一口内劲当时就松了。

 

“孽障,你知不知错。”

 

蔺晨也是犟,牙根一咬恶狠狠的瞪着他爹:“我这辈子认准他了,有种你一剑杀了我啊。”

 

蔺老阁主冷笑两声,竟当真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剑锋寒光一闪,随着出鞘的速度还带出一声微鸣

 

“好,那我就成全你。”

 

蔺晨仰着脖子不服软,只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剑锋逼近。

 

结果眼前突然闪过一片玄色衣衫,萧景琰不知何时冲破了穴道冲过来挡在他面前,蔺晨心里一惊,下意识就去扯他的肩膀,谁知萧景琰站的稳如磐石,蔺晨一时竟拉不动他。

 

而蔺老阁主剑势丝毫不缓,剑气如波涛之势汹涌而来。

 

“景琰——!”

 

——TBC

 

作者有话说

 

写这么一长段东西其实是因为今早我起床发现有个小伙伴私信我谈人生,大意就是说江湖之远的设定有问题,景琰宝宝不应该对酥胸这么绝情之类的。结果我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想回复结果点错给对话删了,在此再回复一下,也表示下立场。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蔺靖文儿里会有人打抱不平说景琰对酥胸太差……

 

我的立场在第三章的时候已经借阁主之口说过了。我觉得梅长苏没有知道真相的资格,毕竟将心比心吧。

而且说起这个话题我想起一件事儿,我一个从小长大的发小是个苏靖党,知道我站蔺靖之后撸胳膊挽袖子要跟我掐CP,我说那掐就掐吧,她就balabala的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说苏靖的萌点。然后我问她,我说要是你男朋友这么对你你还跟他过么?她憋了半天跟我说,酥胸是有苦衷的,我说好,于是我给他举了一个例子。

 

我说【要是你爹是个霸道总裁,你有个从小长大的初恋小男友。结果十三年前这个小男朋友他爹得罪了你爹,你爹指示自己司机开车去撞死他们一家。结果这家爸妈都死了就你小男朋友死里逃生,没告诉你不说还毁容又整容回来接近你,夺取你的信任。天天看着你瞅着他以前照片又哭又难受的还啥也不说,取得了你的信任之后整死了你哥,给当年那司机整进监狱还帮你抢了你爹公司。最后等你知道他是谁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人家转头说要帮你去临市开拓市场,你乐呵呵的放他去了,结果两天没到区域经理给你打电话说这人劳心劳神因公殉职了。然后你转头发现你小男朋友又没死,逍遥自在的换了个新身份过日子。而且人家还觉得是帮了你的忙,帮你得到你爹的公司和财产了对你仁至义尽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发小沉默了一会儿啥也没说,挂了电话。没过几天她说她给伪装者补完了,决定站楼诚……

 

综上所述我的立场应该很明显,没有人的心是石头做的,也没有人的心是水做的。我没觉得景琰亏欠梅长苏,相反,我觉得他对梅长苏才真的是仁至义尽了。

以上就是我的想法,接受讨论,但不接受强行谈人生。

评论(8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