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蔺靖/楼诚衍生】江湖之远·08


在正文开始之前呢作者有话说:

新年第一更,发现粉丝已经破三百了很开心。

但是因为有挺多小伙伴应该是刚开始看我的文,所以开头我们来合一下三观~

首先,我萌CP的话一直有个底线,就是我一直觉得,萧景琰也好李熏然也好明诚也好,他们都是很有担当的男人,有底线三观正有责任心,是能抗的起事儿的男人。楼诚蔺靖凌李都好,我觉得他们都是平等的,可以分攻受,可以有强势或者弱势,可以撒娇可以小哭包,但是关键时刻他们都是男人,不是娘C。他们应该是独立的个体,相辅相成分寸拿捏的正好。其中以楼诚看的最为清楚,明诚看似依赖明楼,其实明楼也在依赖明诚。

而且我觉得俩大老爷们儿,真心相爱的话哪来那么多误会,要么相信,要么直接问本人。

所以想看腻腻歪歪磨磨唧唧狗血误会虐完再甜的可能要失望了……

其实看我文儿的小伙伴应该也能看出来我的态度,以及比如说小李警官保护凌院长的那段就有很多人喜欢不是么23333

所以我其实也不太能接受ABO,哪怕作者再怎么强调【他是个不逊于任何A的O】,肯定也是要为了如此这般的理由产生发情期,如何如何,所以其实最后内里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ABO我肯定不会写,肉的话暂时还不到时候,因为毕竟是俩男人,谁也不能比谁气场差太多,我文笔差还在摸索这个分寸……

 废话有点多了,感谢能看完的小伙伴【鞠躬】以下祝食用愉快,明天开新坑。

 

——

 

※本章提示:

 

玩家【蔺晨】对他爹【蔺老阁主】开起了仇杀模式,5,4,3,2,1

【以及如果你觉得阁主的症状眼熟,你肯定不是学医的就是心脏病23333】

【撸这章的时候莫名的心疼阁主QAQ,明明我写的是小甜饼啊!】

————

 

【前情提要】

 

萧景琰不知何时冲破了穴道冲过来挡在他面前,蔺晨心里一惊,下意识就去扯她的肩膀,谁知萧景琰站的稳如磐石,蔺晨一时竟拉不动他。

 

而蔺老阁主剑势丝毫不缓,剑气如波涛之势汹涌而来。

 

“景琰——!”

 

——以下正文——

 

萧景琰站的笔直,腰背挺拔稳如泰山,此刻他心中无限清明,唯有一个念头。

 

【蔺晨不能死。】

 

他毕竟是坐过那个至尊之位的人,剑眉一竖,在朝堂之上浸淫多年的帝王气场瞬间爆发,迫人的紧。

 

蔺老阁主的剑尖随着蔺晨那句声嘶力竭的哭喊堪堪停在萧景琰的心口,内力催得衣袍轻轻作响,一时之间气氛僵持不下。

 

蔺晨被萧景琰挡在身后,视线也正正好好被阻隔的一干二净。他只见萧景琰的背影顿了一下,随后肩膀向下弯下一个极为微小的弧度,瞬间就没了那股凌厉的气势。

 

蔺晨只觉得胸口钝钝的疼,仿佛一瞬间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明明只过去了短短一瞬,却无比漫长。

 

可没等他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听见屋内传来一声脆响。

 

【叮——】

 

软剑撞击在地板上向上弹了弹,然后安静的躺在地上,没了内力的加持,看上去无非也就是一件死气沉沉的物件,毫无威胁。

 

蔺晨又拽了一把萧景琰,这次他没再反抗,乖乖的任蔺晨拽了回去。

 

蔺晨抱着萧景琰调了个位置,把人往墙上一抵自己欺身靠了上去,胸口靠着胸口,额头抵着额头。

 

这姿势未免亲昵的有些过分,萧景琰有点懵,推了推他肩膀:“……你爹还在。”

 

蔺晨不为所动,只面无表情的轻声问他:“吓到了么,身上可有不适。”

 

他的声音温温柔柔,除了有些微的嘶哑,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萧景琰只当他冷静,端的住事儿,还暗暗赞了一声琅琊阁阁主果然不负虚名。

 

其实他并没觉得有什么,当时迎着剑锋站在老阁主面前之时他脑袋里几乎是空白的,随后威胁解除,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他摇了摇头:“我无事。”

 

蔺晨似乎是不放心,伸手来摸他的脉,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可萧景琰却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蔺晨摸着他的手在抖,准确的说,萧景琰突然发现他全身都在抖。

 

他抖的厉害,连萧景琰的手腕都扣不住,更别提把脉。

 

可他即使浑身都抖的那样厉害,上下牙齿磕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咯声,他的面上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冷冷淡淡的样子。

 

萧景琰皱眉,伸手握住他的肩膀,唤他的名字:“蔺晨。”

 

蔺晨抬起头,看向他的方向,可眼睛里空空洞洞,并无他半分影子。

 

萧景琰这才觉得后背发凉,他手指根根收紧:“蔺晨,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眼睛。”

 

这人却像是被人勾了魂儿一般,动作迟缓的歪了歪头盯着萧景琰的眼睛。

 

“蔺晨,蔺晨,蔺晨。”萧景琰就那么看着他的眼睛,一声一声的叫他的名字。

 

几声之后蔺晨的眼睛才像是终于有了焦距,他的眼神慢慢的落在萧景琰脸上。

 

他回过神儿,张了张嘴,却突然控制不住的喘息起来,起初是轻喘,喘了几声就开始变得厉害,捂着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蔺晨只觉得胸口疼的几乎要炸开,无论喘的多厉害,都感觉不到一丝空气抵达肺叶,这感觉比死还难熬,仿佛溺水而亡的人最后的绝望。

 

萧景琰不知道他怎么了,下意识伸手从他腋下穿过,一边架住这人一边给他顺背。

 

蔺老阁主往这边瞥了一眼,并不着急,只慢悠悠的走过来曲起手指随意用指节点了他背后几处大穴,掌心贴着他后心渡了些内力过去。

 

“莫要激动,当心伤了心脉。”

 

萧景琰把蔺晨搂的紧了些,抬眼看向老阁主,那眼神实在称不上友好。他尚摸不清老阁主到底何等心性,实在不敢放心托付蔺晨。

 

老阁主一愣,哈哈笑了两声,摆了摆手道了声傻孩子,就自顾自的走去外间喝茶去了。

 

萧景琰这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蔺晨的状况却稳定了许多,靠在他肩上自顾自的平复着呼吸。

 

蔺晨这次是真的怕了。

 

他一向随性浪荡江湖,作为医者对生死看的开明,那怕是对着景琰,一直也抱着生当尽爱,死当相忘的心态。

 

倒不是他冷情,只是他一直觉得活着该如何爱就尽力爱,若一朝天命嘲弄,也该尘归尘土归土,相忘于江湖。他也好,景琰也好,都不是希望对方痛苦余生的人。

 

可刚刚的一瞬间,他才发现,生死关头,他无法独活。

 

他靠在萧景琰身上足有一刻钟,才撑着墙慢慢的自己站直身体。

 

萧景琰不放心,伸手想来扶他,被他摆了摆手拒绝了。

 

他自顾自地走到外间,萧景琰紧走几步跟上来,蔺晨却头也不回,他只盯着老阁主,眸色暗沉,哑着嗓子问他

 

“……你搞什么鬼。”

 

蔺老阁主对他这种语气也不生气,端着茶杯凑到鼻下嗅了嗅,摆足了架势才堪堪抿上一口,放下茶杯道

 

“小兔崽子,你不满个屁,你爷爷当年也这么对老子的。”

 

 

——TBC

 

 

评论(94)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