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子夜谈系列·第一夜】永夜【原创短篇】

【其实子夜谈系列认真算起来已经筹备很久了,但是因为之前因为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于是实在不想写文,现在重新开始撸文自然就准备起来了。】

【这个系列的所有梗都完全来自我的梦,因为我是个比较容易做梦的人,而且梦都光怪陆离古怪非常,挺有意思的,于是打算收拾一下写出来。】

【也算是给半夜睡不着觉的妹子的粉丝福利吧2333】

【不过子夜谈系列的掉落应该没有别的那么规律,毕竟做梦这种事还是要随缘的23333,为了契合主题,更新时间应该掐在午夜时分。所以如果哪天发现我十一点了还没更文我肯定是写子夜谈去了23333。】

【而且虽然永夜这个名字确实已经有点烂大街,但是这个梦给我的感觉……大概只有这个名字才能窥看一二,所以就这么用了,请多多包涵。】

【总之重新开始写原创还是挺忐忑的,希望大家喜欢吧。】

——

 

※因为所有情节都来自于梦境,又不想多做改编,所以可能会有些违和的转折,我尽力去把逻辑问题弄得顺畅,至于设定,一切以正文为准吧。

 

※做这个梦的时候其实感情挺强烈的,直到醒了还能感受到那种强烈的绝望。但是不知道为啥做梦的时候觉得挺带感,为啥写出来觉得这么中二呢。

 

※看这个梦我都觉得我为啥在梦里把自己折腾成这熊样【心塞脸】

 

——

 

【夜深了,你还没有睡么?】

 

【那么,我们来讲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吧。】

 

——以下正文——

 

自公元2048年开始,我国科技开始进入飞速发展的阶段,其中以一项秘密技术尤为关键,研究项目被称为暗夜计划,对外宣称从全国选拔不足十岁的幼童,以进行安全伦理值之内的人体药物试验,其实则不然。

 

就像新纪元之初由全国各地涌现出的深蓝儿童一样,科学家们一致认为人类生存活动中,存在繁衍变异一说,身体潜力和潜意识精神力,将是他们最大的武器。而暗夜计划的实验内容,就是寻找这些有潜力的孩子,然后通过植入芯片,药物训练,催眠疗法,和魔鬼训练四管齐下的手段,以培养出效忠国家的尖锐地下组织。

 

这个研究项目从2025年开始提出草案,可一直没有被通过,毕竟以人体做活体实验的手段在当时保守争议,然而负责项目草案的负责人却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想法,而在2048年,当负责人终于拿出伦理安全值的项目书的时候,这个草案,终于立了项。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伦理安全值,不过一纸空话,可既然理论可行,那么国家就需要这种技术,来维持这样一把国家的尖刀。

 

这个项目的一直持续了二十年,其中填进了一批又一批孩子,终于在2068年宣布实验成功,甚至实验结果比预期的还要好上一些,存活下来的孩子个个出类拔萃,拥有着“人类”不可能拥有的行动能力,他们的五感的能力被提高,大脑的使用率也被大幅度提高。

 

当然,实验的项目书和结束报告作为最高机密封存档案,可还是避免不了国家高层有人得知这件事。

 

因为实验的最后留下了六个孩子,两女四男。次年,国安部成立机密组织,在全国范围内享受最高情报特权,最高行事特权,不受军部和公安厅调派,只单单挂在了国安部名下,对外称之为A小组。

 

可军部和公安厅对此其实并不满意,在全球皆对核武器忌惮非常的情况下,核武的研发反而成了世界和平的手段,在这样一个相对和平的情况下,国家高层间倾轧权斗便时有发生,如今国安部手里有了王牌,自然就挡了别人的路。

 

——

 

20691018日,B市】

 

近日来B市阴雨连绵,作为一个靠海沿山的城市,B市每年的阴雨天气都显得格外难熬。天气阴沉沉的,一切太阳能设备已经失去了作用,使得这个城市只能重新启用燃油和天然气能源,偶尔路过小饭店,还能闻到一股浓重的油烟气味,十分呛鼻。而大街上除了时不时飞驰而过的汽车,几乎就见不到什么行人。

 

Am  1000

 

“妈,这眼瞅要下雨了,我不去不行么?”楚辞苦着脸,趴在沙发上揪着个抱枕打滚,明明是上午时分,可窗外的天阴的几乎要黑透了,沉沉的压在人的心上,显得十分不舒服。

 

“不行。”楚妈妈眼睛一瞪:“你不去,难道要我去?今天是我们毕业三十年的聚会,我去不成,叫你去帮我送点东西还委屈你了?”

 

楚妈妈发威的时候楚辞一般都是不敢反驳的,她撇撇嘴从沙发上坐起来,趿拉着拖鞋走进浴室,用十分钟迅速的冲了个战斗澡,然后又用了五分钟把自己收拾的像了个人样。

 

楚妈妈不在客厅,楚辞喊了两声,没听见回音,于是只能挨个屋去找。

 

“妈,妈妈哎~”楚辞懒懒散散的,用齿尖叼着片吐司满屋的晃,一步三晃的没个正形,站在锁了门的书房门口含含糊糊的叫唤。

 

“来了来了。”门锁嘎达一声打开了,门把手向下压了个半弧,复古的红木门开了一条只容一个人进出的小缝,楚妈妈从里面钻了出来,一见楚辞这个站没站相的流氓样就赏了个暴栗:“你跟这催魂呢?”

 

楚辞三口两口把吐司片嚼碎了咽下去,差点把自己噎个半死:“没没没,这不是想早去早回么。”她给自己顺了顺胸口,好不容易把那一大口面包吞了下去:“妈,东西呢,你拿给我我好出门。”

 

“哦。”楚妈妈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堵在门前,也没让楚辞进去,只侧过身伸手从旁边抽了个文件袋递过来:“呐,快去快回。”

 

楚妈妈一侧身的功夫正好能露出身后不远处书桌的半个边,书桌上满满当当的都是文件夹,A4纸和档案袋,看起来乱得很。楚辞习惯性的往上瞄了一眼,其实那书桌离门边很有些距离,正常人这一扫应该是什么都看不清的,但楚辞不一样。

 

【楚辞,二十二岁,暗夜计划第三批实验人员,现A小组在役成员。】

 

那堆看似乱七八糟的文件中露出了一张档案袋的边角,其实档案袋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档案袋的封边用印泥盖了一个红印,那红印的大半部分被压在别的文件底下,楚辞只觉得眼熟,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直到这年头其实已经很少有人会用印泥封装这种东西,除非是非常重要的文件,无法存档进计算机,才需要纸制品,以留存档案,充当凭证。科技时代为国家的发展带来了无可言说的功劳,可科技时代也为情报的流失带来了无穷的隐患,所以纸制品,反而成了最安全的保密手段。

 

楚辞只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也没太多想,只想着回来时候再打听一下,就从楚妈妈手里接过了那只文件袋。走到客厅的时候觉得有点渴,于是就把文件袋往桌上一放又去厨房倒了杯水喝。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早去早回这么件事,喝完了水从兜里摸出刚刚楚妈妈交给她的聚会地址就往玄关走。

 

Am  1100

 

虽然雨还没有下,但是看着天气估计也差不了多一会儿,风大得很,楚辞勉力拉了拉领子低声骂了一句,她看了看手里的纸条,腹诽着为什么同学聚会要开在阴雨天,虽然美其名曰纪念毕业日,但是这种天气不怕出人命么?

 

非任务时期不能使用异能,所以楚辞也只能吭哧吭哧的一步步往外走,而且因为天气不好,所以大街上连个出租车都没有。

 

她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风衣,这时候显得特别兜风,几乎要把她吹得一个跟头,她咬了咬牙又使劲拢了拢衣襟,结果这么一拢才觉得手里空了点,她看着空空如也的两手,才悲哀的想起来楚妈妈让她带去同学聚会的东西被她落在客厅的茶几上了。

 

她哀嚎一声,只能认命的转过头准备回家去取,结果往回走了还没两步,就听着她身上的通讯器响了两声。

 

楚辞面色一冷,就近找了条小胡同钻进去,然后挽起袖子,露出左手腕上那块闪着荧光的手表,她用小指在上面随意点了两下,就弹出了一个对话窗口,她点了确定,然后就见表盘突然往正前方投射出了影像,她往旁边闪了闪,调整了一下角度,抬着手腕将投影投在对面的墙壁上。

 

那边黑屏了一小会,随即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面色姣好,指甲修的尖锐修长,还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那颜色看起来几乎跟她唇上的口红出自同一个色号。那女人弹了弹手中的烟灰,然后冲着摄像头抛了个媚眼:“哎哟~总算找到个在外面的活人了。”

 

楚辞嗤了一声,懒洋洋的抱臂向后倚在墙壁上:“有话快说,叙旧免谈。”

 

“啧,真不可爱。”那女人皱了皱眉,把手里的烟叼在嘴里,然后撤开手去一边的电脑上开始查着什么东西,明明是个非常粗犷的动作,放到她身上竟然奇异的没什么违和感。

 

楚辞也不着急,就那么等着,天似乎又阴了些,胡同口的行道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楚辞听了听动静,估计着这棵树差不多撑不过十分钟就得寿终正寝。

 

那女人辟哩啪啦的敲了半天键盘,嘴里的烟灰攒了一大截,最后颤颤巍巍的掉在了桌面上,她才一拍桌子:“成了,任务资料传给你了,这次任务其实没什么含金量,因为你正好在外面才叫你去,别有什么心理压力。”

 

“我能有什么心理压力,又不是第一次了。”楚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盘,调出了刚刚传过来的邮件,她一目十行的看了片刻,随后皱起眉:“Danna姐。”她小幅度的扬了扬手:“你确定没错?这组织盘踞在我们这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听说跟省公安厅有点牵扯,怎么突然就有动静下来了。”

 

被称为Danna的女人把腿往扶手上一架,整个人跟只波斯猫一样窝在了宽大的沙发椅中,她晃了晃腿,然后把手里的烟往一边的烟灰盒里一掐:“没错,放心去吧,这次只是跟内部的卧底打个交道,暂时不会动他们,你拿了情报就回来,其他的事不用我们操心。”Danna说着又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把小搓刀修起了指甲:“你的成绩拔尖,顺利的话今天之内能走个来回,还不快去?”

 

楚辞给她的回答是直接掐了通讯,Danna放下手里的锉刀转过头,暗下来的屏幕黑漆漆的,映出了她的脸,她把显示屏当镜子照了照,然后缓缓的露出了一个笑。

 

Pm  200

 

A小组从成立至今,情报工作向来做的很好,跟上头也有些心照不宣的交易,可楚辞想不通,这次怎么就轮到她出了岔子呢。

 

不怪她多想,实在是因为现在的局面一点都不像是【没什么含金量】和【拿了情报就回来】的地步,虽然楚辞确实成功跟卧底在基地内部接上了头,也拿到了情报,可正打算原路撤退呢就听见一声刺耳的警报声,随即就见四周本来空空荡荡的仓库突然架起了一圈机枪,二话不说直接就开了火,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那卧底是个普通人,跟楚辞的身手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前脚开了火他后脚就被流弹打成了个筛子,楚辞见状也不多留,直接就往外跑。她自持异能,身形一闪几乎化成了一道残影,眼瞅就要出了基地大门。

 

她嘴里骂了一句,随手把手里收集着情报的资料芯片塞进表盘的机芯里。然后她就觉得心跳突然骤停了一下,那是一种对危险本能的规避行为,其实按理来说别说普通人了,就是那一屋子机枪都给不了她什么危险感,这莫名的第六感实在来的莫名其妙,可她还是下意识双脚一蹬,在不耽误速度的情况下在原地翻了个后空翻。

 

然后楚辞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一枚穿甲弹在她翻起来的同时从她的肩胛骨一直擦到她的腰侧,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皮开肉绽的泛着火辣辣的疼——如果她没有避开,这枚穿甲弹现在应该已经穿透了她的后心。

 

她觉得浑身发冷,这一枪太巧了,巧的让她害怕,她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对方真的有什么秘密武器。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她多想,身后那道伤口极大限度的限制了她的能力,不过还好,她已经跑出了基地大门,算是暂时安全的。

 

虽然楚辞不太清楚作为一个现代高科技的黑帮组织,为什么要跟上个世纪的土匪一样盘踞在山上,不过目前这种情况倒是对她还算有利,毕竟只要进了山,那群人也没那么容易抓住她。

 

楚辞咬了咬牙,伸手去背后抹了一把,不出意外的摸到了一手的血污。她脱下身上那件黑色风衣撕下一块缠住后背那部分伤口,然后将那件衣服随手扔在了路边,就往山口的盘山道去了。

 

那道伤口深且长,血不太容易被止住,楚辞单手按着那块缠住伤口的布料,不一会就觉得被润湿了一大片。她因为失血过多有些晕眩,不过还好,看起来那群人似乎也是有些忌惮她,所以压根没有追出来的打算。

 

楚辞在山里藏了半个多小时,没见什么异动才敢现身,她小心地沿着盘山路往下走,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身体机能大幅度下降,所以当看见山口处站了个人的时候,几乎已经堪堪走到了那人的面前。

 

路的中央站着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年岁不大,十八九岁的模样,看起来甚是无害。那小姑娘显得很悠闲,她踩着一块滑板,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就像是一位来露营的大学生。

 

可这种情况下,越无害就越反常。楚辞下意识就绷直了身体站在原地,眯着眼睛警惕的看着她。天气越来越沉,再加上山中林木茂盛,对面的小姑娘看起来也应该是个普通人——起码她没有在A小组见过她。

 

楚辞直了直身体,摆出了一个戒备的姿势。可那小姑娘却显得一点都不紧张,她随口把口香糖吐在路边,然后大咧咧的冲着楚辞咧开嘴:“别摆出一副死人脸,我是来接应你的。”那小姑娘说着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从领子拽出一块特制的铭牌递给楚辞。那铭牌正面刻着中央军部的印章,而背面写了两行小字。

 

【0628,中央军部特殊行动小组。】

 

0628,这个代号楚辞是听过的,在军部级别很高,但是不授衔不嘉奖,是个很神秘的存在,真没想居然是个小姑娘。

 

楚辞把铭牌还给了那小姑娘,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没接到有接应者的通知。”

 

那小姑娘把铭牌挂回脖子上,塞进衣服里面:“情报出了问题,但是任务已经开始,组织联络不上你,正好我在附近,就来了。”小姑娘上下打量了楚辞一顿,把脚边的滑板立起来支在一旁的树干上,然后大摇大摆的席地而坐,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你身上那血腥味熏得我头疼。”

 

楚辞既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也就没什么可设防的,她把身上用来裹着伤口的那块黑布解下来,露出伤口,然后走过去趴在了那小姑娘腿上。

 

“你叫什么?”楚辞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尴尬,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只能选了这么个蹩脚的开场白。

 

“你叫我阿九就行了。”阿九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包东西,自顾自的在那摆弄着。

 

“阿九……”楚辞把这名字在舌尖上绕了一圈,然后吞回了肚子里:“哎我说,你年纪轻轻怎么想着……嘶!”她这个没话找话的行为还没开始就结束了,阿九看着面善手下倒是挺黑,直接就把一瓶高浓度酒精倒在了楚辞的伤口上,疼得她差点咬碎一口牙,伤口周边的皮肉都泛起了一层白沫,滋滋作响。

 

楚辞疼的脸都白了,除了嘶嘶的抽冷气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阿九左右端详了一下,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大卷绷带,也不缝合就把她严严实实的缠了好几圈,然后满意的拍拍她的肩膀:“行啦,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楚辞哼哼了一声,然后磨了磨牙。

 

Pm  400

 

任务目的地离B市其实算不上远,中间还以直线路程的形式修建了一座跨海大桥,所以为了节省时间,她们现在就正行在这条跨海大桥上。

 

这座桥当初建立的时候为了美感和作为城市坐标,采用了特殊的镂空形设计,也就是说桥的两侧几乎没有护栏,只有几条不规则的线条互相交叉,显出一种流线型的走向。因着阴雨天和大风,桥下的海面波涛汹涌,海浪滔天,像只随时张大了口想吃人的怪兽,看起来甚是怖人。

 

“我都好几年没骑过单车了。”阿九却浑然不觉,她咬了咬牙,一边努力的踩着踏板一边低声抱怨。楚辞坐在单车后座上,单手搂着她的腰,头靠在她后背上,虽然脸色还是惨白的,但好歹看起来精神了不少,她调笑说:“嗯,我也好几年没坐过单车了。”

 

“你少得了便宜卖乖。”阿九抽了抽鼻子:“这条路你认识么,我们不会迷路吧。”

 

“当然认识。”楚辞累的连眼皮都不想抬:“过了这座桥,然后在第一座大厦前方的路口右拐,就到你的地方了。”

 

阿九听了也没再说话,只踩着踏板的动作变得恶狠狠的,楚辞笑了笑然后靠在她背上闭目养神。

 

Pm  530

 

阿九最后把单车停在了一片居民楼的跟前,她一停车楚辞就醒了,从单车上跳了下来:“你到了?”

 

阿九嗯了一声,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楚辞,随后指了指那辆单车说:“谢谢你送我回来,车子你带走吧,总比你自己走回去的强。”她说完看着楚辞还站在原地,又补上一句:“你先走吧,我进了哪个门是不能让你知道的。”

 

楚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她道了声谢,然后推着单车从另一个路口打算往外走。可她前脚一踏出去,就觉得不太对劲。

 

天这个时候已经彻底黑了,路灯因为太阳能的原因也根本没有亮起来,所以路上黑的有些阴森,按理来说已经进了B市,所有的路况楚辞都应该很熟悉,可她就是觉得心里总有一股奇异的想法在作怪。

 

楚辞作为A小组的成员,五感已经过于强大,所以她其实是个不太相信第六感的人。可今天从早上开始她就一直都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没什么。

 

因着天黑,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往前走,她记得只要拐过这段小路就能上主干道,主干道上的路灯不会熄灭,再加上路边有门市和商铺,所以她只要上了主干道自然就有办法回去。

 

可她顺着记忆中的小路拐出去的时候她才发现问题,因为她在的,根本就不是B市。

 

【Pm  7:00】

 

眼前的场面陌生而诡异,她猛然回过头想去找找阿九,结果发现她身后的那片居民楼也已经不知所踪,只变成了茫茫一片黑,浓重的像墨铺过的一般,只有一条小路从中穿过,连接着前方不知名的地方。

 

楚辞只觉得脊背发凉,她掏出通讯器摆弄了一会儿,结果发现这地方压根就没有信号,甚至连通讯器上的时间都开始错乱,最后变成了一堆跳跃的乱码。

 

脚下只有一条路,要么往前走,要么停在原地。

 

楚辞的原则很简单,绝不坐以待毙。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地方,但是能让A小组内部通讯器错乱的东西,哪怕她什么都不做想必也没什么好下场,还不如顺着这条路走走看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阴了一整天的鬼天气终于在这个时候下起了暴雨,楚辞身上的伤口没得到什么好处理,被雨一淋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完全只是凭着本能往前走。

 

可是越走脚下的路就变得越简陋,最后直接变成了凹凸不平的土路。楚辞曾去秦岭深山里执行过特殊任务,她觉得现在跟那时候也没什么两样,路边有土房和低矮的建筑物,但是没有人和灯光,似乎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Pm 1000

 

楚辞在这种情况下往前走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竟然看见路边有间房子亮着灯。她心里觉得危险,可脚步还是控制不住的朝着灯光的来源走了过去。

 

这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多到她已经提不起什么力气去思考,现在一切行事无非遵循着最原始的本能。

 

等她走近了灯光的来源才发现那是一间特别简陋的公安局,她有些犹豫,毕竟她身份特殊,求助公安局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她已经走了这么久才见到人,实在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什么在等着她。

 

楚辞浑身都被雨淋透了,伤口估计也有些发炎,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烫的吓人的体温。

 

她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本能战胜了理智,她推开门走进去,抱着身子瑟瑟发抖。值班的是一个又瘦又小的男人,见了楚辞就是一愣,随即从值班室里走出来接待她,眼神十分不怀好意。

 

“小妹妹,这大下雨天的,你怎么在这啊。”

 

“……我,我迷路了,外面很黑,我…我有点怕。”

 

那个瘦小的男人走过来站定,突然伸手就想去摸楚辞的脸,楚辞觉得有点恶心,下意识头一偏就攥住了他的手腕,那男人吃疼的叫唤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戒备。

 

这时里屋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大腹便便,挂着一脸的假笑:“哎呀小姑娘,先放开我们的民警小同志,这里很安全,你不会有任何危险。”

 

楚辞放开手,头也不抬的往墙角缩了缩。那个中年男人拽着那个瘦小的民警往里走了走,避开了楚辞窃窃私语

 

“……反应正常,也没检测到能量运行轨迹。”

 

“……难不成真是误入的?”

 

楚辞听得模模糊糊,只觉得他们说的事应该跟自己有关。

 

门吱嘎的响了一声,从外面走进来一支装备精良的小分队,为首的男人高大威猛,穿一身笔挺的军服,旁边的警卫员收着一把雨伞,甩了甩伞上的水珠。楚辞站在门边,结果被甩了一身水,被凉的一个激灵。

 

楚辞抬起头,结果正跟那男人四目相对,下意识就觉得不可久留。

 

Pm  1130

 

可那男人的目光直接就移了开来,根本没在她身上多做停留。

 

楚辞没有办法,她离开公安局之后只能继续往前走,可雨越下越大,她的身体情况很是不好,她开始晕眩,耳鸣,然后直到无法站立。

 

她摔倒在路边的黄土堆上,背后的伤口应该已经再次裂开,她都能感觉到那股黏腻湿滑的血液触感。

 

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身边似乎走过去一队人,隐约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楚辞勉强睁开眼睛,只见为首的正是刚刚在公安局里见过的军装男人。

 

“……可她确实进来了。”

 

“……进入四维空间之后没有量子检测器她不可能走出去的。”

 

那男人似乎压低声音跟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楚辞已经听不太真切了,那队人从她的身边路过,目不斜视,就像是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一般。

 

楚辞躺在路边,意识已经不甚清醒,脑子里光怪陆离的闪过去各种奇异的画面,她却突然像是抓住了什么,狠命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过来。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楚妈妈书房里印着红泥的档案袋,那个印章只露出了小小的一个角,所以她只是觉得眼熟,现在想来,跟阿九铭牌上的印章边角竟然一模一样。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可等她想再继续想下去的时候,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那点清明又开始逐渐涣散,伤口的血顺着她身下淌出来,混着雨水在土路上蜿蜒而下,不知流到了哪里去。

 

楚辞睁着眼睛看着天,豆大的雨点砸在她的眼眶里,然后从眼角滑落下来,这次她没在挣扎,而是放任自己闭上了眼睛。

 

Pm  1200

 

因为她知道,黎明,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END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