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蔺靖/楼诚衍生】舌尖上的大梁·01

【新坑试水,食物AU,各种成精。】

【lo主脑子有病系列233333好好的脑洞说开就开,堵都堵不住。】

【于是这回是真的没吃药了,而且更新依旧随缘。】

【琅琊榜背景,全员上阵。】

【这回真的是祝食用愉快了233333】

——

 

01

 

朋友,你听说过大梁厨界么?

 

02

 

“一切连汤带水的甜品都是异端!”大梁厨房的主厨萧选把桌子拍的咣咣响。

“屁。”琅琊厨房的主厨蔺老厨师撇撇嘴,轻蔑的瞄了对方一眼:“有种你吃了自己的糕点半个时辰别喝茶。”

 

“……你个龟孙儿有种放学别跑!”萧选说不过他,脸红脖子粗的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

“来就来怕你啊,天天吃实心儿糕点老子看看你给自己吃的够实心儿不?”蔺老阁主拢着袖子站在原地,立志把嘴炮大业贯彻古今。

 

“……你奶奶的。”萧主厨呸了一声,从灶台底下抽出一把剔骨钢刀别进腰里,萧景宣见状赶忙跳出来一把搂住他爹的腰就往后拖:“打架斗殴会被取消厨王争霸资格的爹你要三思啊!”

 

03

 

没错,就像所有画长江而分的对立派一样,南北之争自古有之。

 

豆腐脑吃甜的还是咸的。

番茄炒蛋加糖还是不加糖。

吃桃子需不需要削皮。

火锅是吃高汤底还是麻辣底。

早饭是喝粥还是吃茶。

 

民以食为天,在食物的争论面前,世上任何的党争都是渣渣。

 

那如何将争斗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以决定来年食物界的饮食走向呢?

 

很简单,厨王争霸呗。

 

04

 

风萧萧兮易水寒。

 

场上蔺萧二人屏退了助手,一脸凝重肃穆的挽起了袖子,却谁都没动。

 

“……他俩这是干啥呢,为啥把别人都撵下去了。”场下有无辜的吃瓜群众如此问道。

一边的同伴白他一眼:“甜品阶段不许用助手,头一回看CCTV2吧。”

“为啥一个美食节目会上财经频道?”吃瓜群众丢掉手里的西瓜皮。

“可能是因为。”同伴高深莫测的抚了抚并不存在的胡须:“搞财经的也要吃饭吧……”

 

战机稍纵即逝,只见蔺萧二人同时动作起来,灶台旁霎时间出现了一道残影。

 

“起火,打蛋,揉面!看萧主厨雷厉风行的作风,将萧式糕点的精髓展现的淋漓尽致!”高台上的解说抱着一只形状优美的茄子,一脚踏在桌上,以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一挥手:“啊!这种扑面而来的香气!这种王者的香气,今年的冠军会是——”

 

“叮——”

 

蔺老阁主面前的铜铃还有些微微颤动,他拢着袖子,抬起头冲着高台上微微一笑,他眉眼如刀,以一副睥睨众生的模样轻启薄唇

 

“上菜。”

 

05

 

然而神奇的是,蔺主厨的甜点已经上了一刻钟有余,可场下的五十位评审团没一人动筷子。

 

“你说,他们为啥不吃啊,这人做的不好吃?”无辜的吃瓜群众戳了戳同伴君。

“你不懂。”同伴摇摇头,脸上显出一种无比怀念的表情:“蔺式甜品的精髓,要配合着萧式糕点才能体现,反之亦然。”

 

等到萧选那边拍了上菜铃,评审团才齐齐松了口气。

 

精致小巧的榛子酥盛在瓷盘中,配以胡萝卜和香葱点缀摆盘。

绵软甜香的粉子蛋盛在玉碗中,佐以枸杞和水萝卜点缀装碗。

 

评审团把白色的绸布往领子上一掖,然后无比默契的把筷子伸向了那盘榛子酥。

 

吃瓜群众表示不解:“他们为啥先吃后上的菜,不怕前菜凉了?”

同伴君放下茶盏,掸了掸袖子:“因为如果先吃了蔺式甜品,再吃萧式糕点容易噎着。”

“……”吃瓜群众默默地转头看他:“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同伴君咧嘴一笑:“你猜。”

“您如此博览群书,知晓万物。”吃瓜群众突然肃然起敬:“必然是大名鼎鼎的薄雾君吧。”

薄雾君抿唇一笑,拱手回礼:“岂敢岂敢……不知这位兄台名号几何。”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吃瓜群众摆摆手:“在下不才,因来自江宁,所以江湖人称在下为江宁一婆。”

 

06

 

当然,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届的厨王争霸又是个平手。

 

07

 

是夜,天上月明星稀,一轮圆月挂在天幕之上。

这一夜灵气充裕,山中精怪隐隐有鸣啸之声,午夜时分突然天界降下两道重雷。

其中一道直接劈进了大梁厨房的后厨碗柜里。

一道白光闪过,随着雷光散去,一个眉目精致的小人缓缓出现在了厨房里。

 

——没错,就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午夜,大梁厨房里最冷冽自持的那颗榛子酥,成精了。

 

08

 

萧选跟自己的三个儿子面面相觑。

碗柜旁边的小娃娃抱着腿坐在那仰着头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萧选一捂胸口,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萌化了:“……孩子,你是谁家的啊。”

眉目精致的小娃娃拍拍土站起来,无比乖巧的一指萧选:“我是你家的榛子酥啊。”

 

萧选一口气差点没抽过去,萧景宣扑上来好一顿顺气儿才给人拉回来。萧主厨老泪纵横的扑过去握住小娃娃的手:“你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糕点一派的神童!有了你,我一定能打败那个做甜品还连汤带水的龟孙儿!”

榛子酥眨眨眼,十分无辜的盯着他不说话。

 

“就这么决定了!”萧选一挥手:“我要把我的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以后你就是我儿子!我们萧家老七!”

萧景禹摸摸下巴:“既然父亲决定了,还烦请父亲给小七赐名。”

“榛子酥嘛,大火烤制而成。”萧主厨大手一挥:“就叫萧景琰了。”

“……父亲你起名的方式真朴实。”萧景禹叹了口气。

 

“我有问题!”萧景琰举起手。

“宝贝儿你问。”萧选看起来十分和蔼可亲。

萧景琰指了指面前的三个兄弟:“为什么这里平辈的只有我们四个,我却排行老七啊。”

 

“一三五七嘛。”萧景桓拍了拍他的肩膀:“父亲对等差数列的执念,你今后会慢慢知晓的。”

萧景琰:“……”

 

09

 

不过山海经告诉我们,世上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断没有单独出现的道理。

 

哎哟你真聪明,想知道那道雷劈哪去了?

来,看看街对面那家铺子,把镜头摇上去,看见那个匾额了没有?

 

——没错,就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午夜,琅琊厨房里最气宇轩昂的那碗粉子蛋,也成了精。

 

10

 

不过琅琊厨房这边就没那么安静了。

 

蔺老阁主半夜饿得难受,爬起来找夜宵,结果迷迷糊糊的摸黑进了厨房,前脚点了灯,后脚一回头就跟灶台上那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对上了眼。

蔺老阁主揉了揉眼睛,然后冲出了厨房:“娘子啊!你晚上做的黑芝麻汤圆成精啦!”

 

“屁话。”粉子蛋一仰脖子,小短腿垂在灶台边赏晃啊晃,面对着面前的蔺老阁主和阁主夫人抽了抽鼻子:“你们见过我这么帅气的汤圆精嘛?!”

 

老阁主没说话,摸了摸鼻子。

粉子蛋有点炸毛,冲着灶台后面那碗汤圆一挥手:“看见没!汤圆在那呢!别拿我跟那种低级甜品相提并论。”

 

蔺老阁主十分虚心:“那这位少侠,请问您是什么精。”

粉子蛋拢着袖子,十分傲娇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灶台上少了什么,不会自己看啊?”

 

阁主夫人扫了一圈,一拍大腿:“哎哟,少了碗粉子蛋!”

 

“……”蔺老阁主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走上去拍了一把这人的后脑勺:“就一碗粉子蛋你丫嘚瑟个什么!”

粉子蛋护住脑袋:“我可是成了精的粉子蛋!”

 

“成了精也是老子做出来的!”蔺老阁主十分耿直:“反正老子没儿子,正好你成精了,以后就是老子儿子了。”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粉子蛋太难听了,以后叫蔺晨吧。”

 

蔺晨翻了个白眼吐槽他:“爹,你这个名起的真的不大众,一点都不大众。”

 

老阁主冷笑一声:“再逼逼,老子给你改名叫蔺别克!”

 

“……爹,蔺晨挺好的,非常好,听起来十分有气势,又不失风雅。”

 

 

——TBC

评论(36)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