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神经病系列】Luv letter·01

【嗯,没错,你看这个前缀就知道了,这又是个玛丽苏系列。】

【这次依然是跟亲爱的CE姑娘写的联文~】

【这次我俩把魔爪伸向了妮妮和法鲨……并且选取了两个经典人物,钢铁侠和万磁王……嗯……没有逻辑没有内容,就是要睡男神。】

【接队3内战后时间线,中篇连载,阅读需谨慎。】

——

※【女主为原创人物,就是想写苏,不喜快退,现在还来得及。】

——

CE妹子的主线照例请戳这里~

——

 

>>>chapter·0

 

——你来自哪里?

——过去,还有未来。

 

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被向两边分开挂好,阳光顺着透明的钢化玻璃冲进来铺满了整个地面,黑头发黑眼珠的东方姑娘将窗帘挽了个漂亮的卷花,然后挂在了墙上的挂钩上,咖啡机发出叮的一声脆响,Carrie顺手从一边的木质书架上取下一本厚厚的硬皮书。

 

黑咖啡被装在素白色的骨瓷杯子里,正冉冉的冒着热气,方糖块没进液体中,她随手搅了搅,可能是觉得有些烫,干脆又放下了杯子。

 

“亲爱的,你认识古埃及一个叫天启的家伙么?”身后的卧室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冒冒失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Carrie不用回头都知道小姑娘这时候的表情,她顺着页签找到自己留有记号的那一页,手指在书页上滑动着,漫不经心的回复着:“不认识,是什么需要我认识的人么?”

 

Cynthia一手拎着自己的户外靴,一手抱着本圣经趿拉着兔子拖鞋跑出来,她身上的外套穿了一半,正随着跑动的动作来回晃悠。小姑娘啪嗒啪嗒的跑过来,拉了只软凳坐在她身边,把手里的砖头书往桌子上一拍,然后低着头去拉扯靴子上的鞋带:“嗯…就是…就是一个神,他自称是这样。”

 

“哦。”Carrie答应了一声,把手里的小说向后翻了一页:“然后呢?”

 

“现在他活了,要主宰世界。”Cynthia折腾好了登山靴,站起来在地上跳了两下,又踩着凳子准备把鞋带系的更紧一点:“你说,他这么中二,大概几个小时会被人KO?”

 

“中国没事,我能感应得到。”Carrie说着搁下书,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街对面的Stark大厦在阳光下被折射成半透明的样子,她眯着眼睛又抬头看了看天上,今天看起来是个好天气:“看样子暂时也没打到纽约来,我没兴趣知道这个……怎么?你要去看热闹?”

 

“不不不不。”小姑娘套上外套,一边摇头一边从客厅的角落里找出一只背包,开始往里面装一些繁杂的资料:“才不要,就是有人找我去看天启的碑文,然后涉及到变种人什么的,我估计肯定长得不好看……不对,不是不好看,是特别难看。”

 

“去就去吧。”Carrie把书推的远了点,顺手捞过了一边的咖啡杯,热气变得稀薄,她摸了摸杯壁,又用银匙搅了搅,觉得差不多了才浅浅的抿了一口:“不过说起变种人,你怎么就知道人家长得难看?”

 

“因为他要换身体才能活。”Cynthia收拾好了背包,一脸正经的坐在Carrie身边:“不过说真的,妄图把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好人……相由心生,我记得还是你们的谚语。”

 

“唔。”Carrie咽下一口咖啡,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换身体才能活的我倒是见过一个,不过见得时候岁数还小,时间久了点,估计现在早没了。”她说着上下打量了小姑娘一圈:“你对这个研究的挺多啊。”她摸着下巴:“寻思这个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Cynthia木着一张脸,唰的从背包里抽出一只牛皮纸包着的文件架:“亲爱的,资料上写着。”

 

Carrie托着下巴,单手搅弄着杯里的咖啡:“我对这些资料没兴趣,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格式,毫无用处……”她突然顿了一下,转头看向窗外:“刚才飞过去那个……是钢铁侠?”

 

Cynthia闻言往外面瞅了瞅,只能隐约看见半空中留下的一道浅色的飞行痕迹:“哦,应该是吧,长得还不错,需要资料么?”

 

“不用了。”这个漂亮的东方姑娘突然站了起来,走近窗边拉开了一小扇透气窗:“我已经知道了。”

 

小姑娘撇了撇嘴:“最讨厌你们的特殊技能了。”

 

Carrie抱着臂站在窗边,唇边挂着浅淡的笑容,眼睛晶晶亮亮的,盯着街对面亮起来的Stark标志,换回母语轻声念叨了一句:“故人。”

 

“什么?”Cynthia没听懂这句中文,疑惑的歪着头。

 

“没什么。”Carrie转回身,看着收拾停当的小姑娘摊开手:“需要顺风车么?”

>>>chapter·01

 

——纸醉金迷背后站着什么?

——残垣断壁。

 

华灯初上,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开始闪烁在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上,彩灯将商场上的巨幅海报映在地面上,街区中央巨大的LED显示屏正在滚动播放着时事新闻。Stark大厦的标志闪烁着单一的浅绿色荧光。

 

肯尼迪国际机场还叮咣的做着部分区域的维修,因为机场的流通性,当局不得不将损毁的部分分割成几块区域分别维修。距离纽约那场尽人皆知的内战已经过去了两个月,Team Cap不知所踪,只留下了大量战损的账单和一群愤怒的群众。

 

钢铁侠对于这次事件做过两次公开发言,随后就没了音讯。

 

在没有外星人入侵的日子里,日子过得平淡无奇,损毁的复仇者大厦被翻新装修完毕,也重新换上了Stark的标志。

 

新闻频道里对于他的行为褒贬不一,然而更多的是指责和不明所以的舆论压迫。

 

大厦门前停下一辆银灰色的Carrera GT,长长的红毯从门口铺到街边的台阶上,一身长裙的东方姑娘从车里走了出来,她将碎发挽到耳后,微笑着从手包里取出一张鎏金的黑卡请柬。

 

“祝您今夜过的愉快,Ms.kim.”年轻的侍者将请柬换给她,躬身向她行了个礼。

 

“谢谢。”Carrie微微颔首。

 

Carrie是在顶楼的酒台旁边看见Tony的,当时她正站在露天的阳台楼梯上,从路过的侍者手中取下了一杯香槟。

 

“嘿,你真的不想来一杯么?”脱掉了装甲的钢铁侠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不知名的神奇布料在橘色的灯光下折射着细碎的亮光,就像是穿着一身静谧深沉的夜幕星辰。

 

“Tony·Stark.”她轻声念叨了一句,随后摇摇头貌似无奈的微笑着低头抿了一口酒:“果然是不显摆就活不下去。”

 

Tony探身从吧台里的酒柜上取下一瓶伏特加,转过身冲着身边的老友晃了晃:“别愁眉苦脸的,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美酒和美女……”他说着耸了耸肩:“还不够拯救你么?”

 

“你真应该打开电视机看看现在上面都在说你些什么。”Rhodey上校往杯子里丢了几颗冰块:“当然,我想你也不会在意的。”

 

“Jarvis有实况转播。”Tony拧开酒瓶:“不过你知道的,任何东西连续听上两个月都会腻。”冰块和伏特加的搭配传统却富有魅力,Tony晃了晃酒杯:“咱们今天能聊点比较开心的事情么,起码让我忘了明天还有个该死的发布会。”

 

“比如现在正有个姑娘兴致勃勃的盯着你衬衫领口?”Rhodey上校挑着眉,向后倚在酒台上,冲着露天阳台上扬了扬下巴,Tony顺着他的目光转过身,穿着丝质长裙的东方姑娘靠在栏杆上,正微笑着冲他举了举香槟杯。

 

“Jarvis,你应该早点提醒我的。”Tony松了松领带,将酒杯搁在吧台上:“让漂亮的姑娘白等可不是绅士行为。”

 

“Sir,在半个小时之前您不是这么说的。”智能管家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彬彬有礼,绅士风度:“您信誓旦旦的发誓今天这场酒会您绝对不会抢上校的风头,比如光明正大带着哪位女士从酒会上离开。”

 

“Jarvis,我觉得我有必要更新你的智能后台了。”Tony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比如你的随机应变能力。”

 

“在此之前,Sir,请容我提醒您,您如果再只顾着跟我说话而不看路的话,您就要撞上那位对您领带夹十分感兴趣的女士了。”智能管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严谨平淡,但是Tony发誓他在里面凭空听见了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Mr.Stark.”Carrie站直了身体,将酒杯放到栏杆的台面上:“您有一颗漂亮的心,干净,纯粹又温和,像是晴天的海面,让人心旷神怡。”她的手指在半空中晃了晃,最后指了指Tony的反应堆:“我能摸摸它么?”

 

“嗯……?”Tony愣了一下,刚才路上准备好的说辞一概被忘得一干二净:“我第一次听见这些形容词,当然它们听起来还不错……以及我的意思是,当然可以。”

 

Carrie伸手摸上Tony的胸口,西装外套的扣子被Tony解开了,Carrie隔着衬衫摸了摸冰凉的核反应堆,反应堆的蓝灯亮的更厉害了一些,被浅灰色的衬衫隔在了里面,她用指尖敲了敲反应堆的外壳,突然凑上前吻上了Tony的唇。

 

Tony顺势搂住了人的腰,单手按着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Carrie的手指灵活的顺着Tony的领口伸进去,然后解开他最上方的两颗衬衫扣子。

 

“大庭广众的这样可不太好。”Tony放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凌乱的衬衫领口,玩味的挑高一边眉毛:“或许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我只是觉得这样才不埋没这么漂亮的蓝色。”Carrie眨眨眼,看着从衬衫领口露出的反应堆:“非常漂亮。”她又重复了一句:“也十分衬您。”

 

“嗯…这位美丽的小姐。”Tony一边觉得有些少见的难为情,一边惊讶于Jarvis居然没有在耳机里提示面前这位小姐的身份背景和姓氏,他耸了耸肩,对这种赞美显得不太习惯:“觉得今晚的酒怎么样?”

 

“非常好。”Carrie歪歪头笑,露出耳垂上一颗小小的碎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Stark出品,荣誉保证。”

 

“真荣幸。”Tony从路过的侍者盘子里拿过一杯Punch:“我是说,您今晚看起来很漂亮。无意冒犯,您是亚洲人?”

 

“中国人。”Carrie跟他碰了个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对么?”

 

“确实如此。”Tony说,他转动着手里的方形玻璃杯杯:“不过重要的以后总在未来,不是么?”

 

“很有道理。”Carrie将剩下的香槟喝完,笑盈盈的探身过去吻了吻Tony的面颊:“很有未来学家的风格,认识你很高兴,Tony·Stark.”

 

Carrie说着将空杯子搁在台面上,转过头下了楼梯,淡金色的长裙在人群中穿梭而过,几步就没入了人群中。

 

Tony抿了口酒,转过头看了看台面上的香槟杯,上面还留着淡色的唇印,他舔了舔唇,回味着刚才那个短暂的吻。

 

“美丽而迷人的东方姑娘,嗯?”Rhodey从一边凑过来,撞了撞Tony的肩膀,冲着他不怀好意的挤眉弄眼。

 

“或许吧。”Tony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后抬手按了下无线耳机:“Jarvis,她是谁。”

 

“没有身份记录,Sir.”过了两秒钟,Jarvis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神盾局的数据库也没有任何信息。”

 

Tony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了看楼下,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人头攒动,他倚在栏杆上,右手下意识揣进西装兜里。

 

尖锐的硬物戳疼了他的手指,Tony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小巧的硬纸片,淡金色的卡纸上还带着浅淡的香水味儿,他咂咂嘴,然后笑着吻了吻这张卡片。

 

——Carrie·Kim.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