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神经病系列】Luv·letter·02

【为了避免有妹子没看上一章直接误伤,依然开头预警。】

【玛丽苏,没有逻辑和内容,就是想睡男神,不喜快走,现在还来得及。】

——

CE妹子的更新照例戳这里

——


>>>chapter·02

 

——你看见了什么?

——炽热,和绝望。

 

西伯利亚的风雪可以掩埋一切痕迹。

 

Carrie裹着一件黑色的皮衣,深一脚浅一脚的从齐膝的雪地里挪进大开的石缝里,外面是凛冽的风,夹杂着地上的碎雪拍在她的脸上,Carrie毫不在意的拍掉肩膀上的雪花,她内里只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运动背心,甚至连拉锁都没有合上,仿佛并不觉得冷。

 

严寒可以完美的保存一些痕迹,Carrie单膝跪在地上,她摸了摸身边的石柱,上面有干涸的深色血渍,她用手指的温度融化了一些薄冰,那些暗红色血跟冰冻在了一起,顺着融化的冰水蜿蜒的流到了她的手指上。

 

Carrie又在身边的雪堆里翻了翻,冰凉的雪花在她的手边融化成一滩水,有坚硬冰冷的东西碰到她的指尖,Carrie愣了愣,随即将其握在了手心里。

 

——那是一只破碎的反应堆。

 

上面的蓝光早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灰败的死气。Carrie站起来轻轻的吐了口气,然后把手里的东西装进了皮衣内侧的口袋里。

 

Carrie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她的眉头皱着,周身现出一层若有似无的火光,她脚下的雪地开始融化,雪水混杂着冰碴在平地上凭空形成一条奔腾的河流,那些水规律的顺着某个方向流淌着,最后在她的脚下画成一个繁复的古老花纹。

 

“那么现在,让我来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水面顺着花纹的流动最后汇聚到一个低洼,圆圆的水镜逐渐趋于平静,然后慢慢的现出一些清晰的古旧图像。

 

Carrie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从老式录像一直看到被插进反应堆的红蓝盾牌。

 

水镜上的画面消失不见,聚集起来的水洼也四散开来,没进了地面里。

 

Carrie面无表情的从兜里找出一只卫星手机,低着头播了一串号码。

 

“喂,这里Cynthia·Lyon,请问您是哪位。”小姑娘的声音带着软糯的鼻音,迷迷糊糊的似乎没睡醒。

                

“Cynthia,我有点想杀人。”Carrie面无表情的走到石柱旁边,看着外面漫无边际的苍茫冰雪:“就现在。”

 

“Carrie……?”Cynthia揉了揉眼睛,调动着为数不多的反应能力跟她搭话:“你怎么又想这个了?”

 

Carrie噎了一下,干脆利落的关掉手机,然后融了一圈雪水顺着墙壁的纹路化成一面水镜,镜面那边的小姑娘打了个哈欠,疑惑的戳着手机屏幕。

 

“Cynthia.”Carrie说:“我在这。”

 

小姑娘茫然的抬起头,眼神顺着半空转了一圈,随即手脚并用的窜进了最近的一只帐篷里:“你你你就不会选一个比较温和的开场方式么?”

 

“就效果而言,这种方法来的最快。”Carrie抱着臂,看着镜面那边的Cynthia手忙脚乱的拉上帐篷门帘的拉锁:“事实上,我有问题要问你。”

 

“说吧。”Cynthia似乎过了那个震惊的时间段,拍了拍裤腿盘膝坐在地上:“趁着有人进来看见我对着半空中一面镜子讲话的诡异样子之前。”

 

“黑豹在哪?”Carrie问。

 

“瓦坎达。”小姑娘耸耸肩,从一边的桌子上摸过一块凉透的炸鸡:“如果你问的是那位富有的陛下的话。”

 

“谢谢。”

 

“不过说起来。”Cynthia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水镜对面的景色:“冰天雪地的,你跑去哪了。”

 

“西伯利亚。”Carrie简短的回答了一句,她合上皮夹克的拉锁,反应堆的金属外壳泛着令人刺骨的凉,紧紧的卡在她的肋骨上。

 

“西伯利亚?”Cynthia跳起来,夸张地瞪大眼睛:“几个小时之前全球的核弹都飞上天了,全世界都在因为某个任性的蓝色大块头而焦头烂额,这时候你居然跑去了西伯利亚?”

 

“我只是来找一些东西。”Carrie眯着眼睛:“你知道的,我不在意那些。”

 

“是的是的,我当然……”Cynthia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巨大的震动打断了,脚下的土地轰鸣着,土块和石子跳动起来。

 

“发生了什么?”Carrie停下了脚步。

 

“震源是从纽约市中心传来的。”Cynthia冲出了帐篷,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曼哈顿受袭了。”

 

“该死的。”

 

没有人喜欢在酒会刚刚结束的欢快气氛中迎来外星人的入侵,钢铁侠当然也不例外。

 

“嘿,或许我该想点开心的事,比如明天不需要参加那个无聊的发布会了。”Tony无奈的耸耸肩,外星人大军就在两个街区之外,刚刚的远程武器毁坏了他的露天阳台,差点再一次把Stark的标志砸到楼下去。

 

Rhodey上校的复健进度还不足以支撑使用战争机器,Banner博士至今不知所踪,Peter赶来需要时间,Tony看着地面上疏散人群的Vision,突然觉得人手不足似乎也是个大问题。

 

“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入侵别人家的后花园可不是什么好行为。”Tony看着面前的大块头,泛着幽蓝色光芒的机甲鳞片闪烁着,并从身后源源不断的冒出新的肢节。

 

“Jarvis,给我扫描数据。”在帮手到齐和群众疏散完毕之前Tony没办法跟它硬碰硬,他一边躲闪着,一边竭力将这只机甲怪兽引到人群疏散完毕的街区。

 

Carrie到达纽约的时候曼哈顿已经明显破败不堪,以大厦为中心的周围三个街区的建筑和地面多多少少遭到了损毁,霓虹灯牌掉下来一半,正摇摇欲坠的悬挂在半空中,街面上空无一人,似乎是已经受到了有效的撤离救援。

 

“纽约人民真是多灾多难,我可怜的钢铁侠。”Carrie感叹了一句,Tony的装甲在夜晚总是很抢眼的存在,尤其是在他不到五十米的前方还追着一只巨大的机甲怪兽的时候。Carrie抬起头辨认了一下,多亏了她的好视力,才能让她在没有霓虹灯的夜晚看见钢铁侠金红色的装甲上有不同程度的破损,甚至肩膀和背部都已经有了凹陷下去的部分。

 

 “国防部的人已经死绝了么?”Carrie有些恼怒的低声骂了一句。

 

Tony觉得情况有些不妙,他左脚的喷射器在刚刚的正面对战中有了一定程度的损坏,现在明显推进力不足。

 

“如果现在半空中再不出现一架昆式机的话,明天的新闻头条可能就要是Tony·Stark的悼文了。”在推进器彻底失去作用之后,Tony摔在了一条横在街道中间的石柱上,他的后背撞到了坚硬的棱角,半边身子都陷入了短暂的麻痹中:“哦天……Jarvis,这可真是够疼的。”

 

“我想明天的新闻标题可能不需要您自我牺牲了,Sir”Jarvis说。

 

“现在可不是说笑话的好时候……”Tony撑着身子从石柱上滑下来,预计的疼痛和追击没有到来,他疑惑的抬起头,浓烈的火光中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影,背后一对巨大的翅膀燃烧着烈焰。

 

“Jarvis,我发誓这是我看过最漂亮的景象。”Tony喃喃自语:“而且我居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灼烧的感觉。”

 

机甲怪兽被挡在五十米开外的街角,裹着长袍的女人侧过头来看了看他,随后又转回了脸,白色的长袍裹住了她的全身,Tony只模糊的看见了一双眼睛。

 

“Jarvis,或许这是我们哪个神奇的朋友呢。”Tony从地上爬起来:“扫描她的资料,或许战斗结束之后我能请她喝杯咖啡。”

 

女人浮在半空中,向着两边摊开双手,火光映照着将半面天空染成了橘黄色,街角的机甲怪兽仰着头冲着天空中尖啸了一声。

 

三个街区之外正在跟另一只机甲怪兽搏斗的Vision和Peter奇异的发现无坚不摧的怪物竟然有了后撤的趋势,它向后退了两步,然后莫名其妙的顺着什么不知名的时空裂缝消失在了原地。

 

“嘿,Mr.Stark解决了这件事对不对,我就知道他能行。”年轻的蜘蛛侠从墙面上跳下来,制服上布满了灰尘,看起来有些狼狈。

 

“抱歉,Sir。”Jarvis的声音随着消失的火光出现:“扫描对象有未知能量场,我无法扫描身份信息和DNA.”

 

“别担心,Jarvis,你已经做得很好了。”Tony扭了扭胳膊,他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废墟:“总体来说,还是一次完美的胜利,不是么?”

 

“我有预感,Jarvis,我们总会再见面的。”

 

 

——TBC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