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焦恩俊】两生花·02【游所为X杨戬】


【被世界遗忘,或者面目全非。】

 

 

“游总,我都说了好几遍了,人家可是司法天神,我上哪能知道他长什么样。我要是见过他,哪还能在这给你当兄弟。”

 

黄眉大王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他挥挥手,小武知趣的退后两步,点头哈腰的从屋里退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游所为坐在屋内的木质台阶上,手里捏着手机转来转去,看起来若有所思。

 

“真没见过?”

 

“我真没见过。”黄眉大王双手揣在兜里,站在台阶底下原地转了两个圈,又伸手挠了挠头发:“游总,你到底在那边见着什么了?”

 

游所为摆了摆手,没说话。

 

他穿去在雾隐山的时候,好像唐僧刚被豹子精抓走。看猪八戒的反应,似乎也不认识他是谁。而孙悟空惦念唐僧,只留下那么一句不明所以的话就拽着猪八戒走了,临走前还回头看了看他,眼神意味深远,似乎颇有忌惮。

 

杨戬。

 

他当时只觉得这名字十分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等回到现代一查才发现,这其实是神话中那位大名鼎鼎的二郎神。

 

“孙悟空,跟杨戬有什么关系?”游所为又问。

 

“他俩能有什么关系。”黄眉大王一摆手:“听说多少年前打过一架,那猴子打不过二郎真君,叫人追着满天飞,就这点关系。”

 

“孙悟空打不过杨戬?”游所为很诧异。

 

“听说是吧,谁知道呢,我又没见过。”黄眉大王迈上来,坐在游所为脚下的台阶上,抬着脸跟他说话:“游总,我劝你啊,就算陆小千请来了孙悟空,你也别打杨戬的主意。”

 

“怎么?”游所为知道黄眉曲解了他的意思,但是他乐得这种误会继续下去,所以也并不解释。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神。”黄眉大王叹了口气:“封神演义你看过没?那都是上了封神榜的人物,九重天跟咱们这可不一样,你不管穿回什么时间,你都找不着他。再说,那可是司法天神,招惹他干什么。”

 

“听你这个意思,似乎有点怕他。”

 

“那……”黄眉大王噎了一下,眼神往旁边乱飘着:“这种人物,咱们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我跟你说,游总,二郎真君可是百战百胜,连孙悟空都打不过他。”

 

“可是他不是被刘沉香打败了么。”游所为皱着眉。

 

“刘沉香是谁?”这回轮到黄眉大王愣了。

 

“三圣母的儿子。”

 

“三圣母哪来的儿子!”黄眉大王压低了声音,夸张的瞪大眼睛:“游总,这可是犯天条的大事!”

 

“杨戬将三圣母压在华山下,刘沉香劈山救母。”游所为眯起眼睛,往前倾了倾身体,一字一顿的问:“怎么,你不知道?”

 

“那不可能,三界上下都知道,二郎真君看他妹妹跟看自己眼珠子似得,护得很。”黄眉大王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

 

“再说了,劈山救母的不是二郎真君么?”

 

“你说什么?”

 

房门开了又关,黄眉大王被游所为随便指了个由头支了出去,游所为定定的看着台阶上的木质纹路,脑子里默默的盘算着。

 

“有未知来电。”

 

“接。”

 

视频那边还是那种熟悉的光影,只不过这次有了些许变化,镜头的最角落里竖立着一只红烛,正摇动着微弱的光影。

 

男人背对着镜头,大半个身子都没在黑暗之中,烛火在他的右臂上镀上一层暖黄色的光,露出精致的绣纹。

 

“你想假扮杨戬,牵制孙悟空。”男人突然说。

 

“是。”游所为从台阶上站起来,懒散的迈步下楼:“既然陆小千已经去保护唐僧了,我再去就是事倍功半的事。我虽然不知道孙悟空为什么叫我杨戬,但是总归他这么认为。”

 

“雾隐山的孙悟空认你是杨戬,那别的时空的孙悟空认么。”

 

“什么意思?”

 

“你不了解对方,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身世和样貌。你对他的认知只能来自宝莲灯和封神演义两本神话,但是你也看出来了,在黄眉大王的那个时期,杨戬还是司法天神,正好是这两本神话中的空挡期。”男人慢条斯理的说:“你不知道孙悟空到底为什么会将你认作他,所以你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露馅。”

 

游所为走到餐桌边上,随手抄起红酒瓶,拔下瓶塞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是来告诉我悬崖勒马的?”

 

“黄眉大王不是告诉你,别招惹那位大人物么。”男人轻笑道:“我是来告诉你,他也不是生来就是司法天神的。”

 

“你要我去见杨戬?”游所为手一顿。

 

“你不想去?”男人反问道。

 

“不。”游所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你从来不问我是谁。”对方回答。

 

“黄眉大王都不知道的事情,你为什么会知道。”游所为定定的看着视频对面的人:“如果你从那之前来,你不应该知道刘沉香的事情,如果你从哪之后来,你也不应该知道封神演义之前的事情。”

 

“游所为。”男人突然轻声叹了口气:“你信不信我。”

 

他的声音很柔和,轻飘飘的,毫无着力感。

 

游所为莫名的觉得胸口一滞,本来准备好的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时间,地点。”游所为说。

 

“灌江口。”男人说:“至于时间,我只能给个大概,需要你慢慢找。”

 

“时间跨度。”

 

“三个月。”

 

“足够了。”

 

游所为话音刚落,便消失在了原地。

 

屋中一时间静谧非常,半晌才从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叹,餐桌旁的空气泛起细小的波动涟漪,竟然凭空显出一个人影来。

 

男人长身玉立,白衣长发,后背挺得笔直,手中捏着一把墨色的折扇,明明只是站在那里,便有仙风道骨之姿。

 

他摸了摸游所为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的红酒杯,又叹了口气,男人转过身,竟然长着一张跟游所为一模一样的脸。

 

“哮天犬。”

 

他突然说,他不再刻意压低嗓音,声音听起来竟然与游所为还有几分相似。

 

“主人。”空气中又是一阵涟漪,一条黑犬从中走了出来,摇身一变,竟成了人形。

 

杨戬手中的折扇一转,化成一道蓝光,变成了太子的模样。杨戬掂了掂,虽然有些不太习惯,倒也还能接受。他往台阶处走了两步,肩膀随着走路的姿势稍稍向下弯了个微小的弧度,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休闲衬衫,直到走到游所为之前坐着的位置上时,整个人已经变得与游所为一模一样了。

 

“是我送他回去的。”杨戬闭上眼睛:“我也知晓,他无法回来了。”

 

“主人。”哮天犬知道他心里不舒服,小心翼翼的凑上来规劝他:“话是这么说,但是您要是不送游主人回去,他也不存在了不是。”

 

杨戬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不过片刻便收敛了情绪,重新睁开眼睛,额上有流光一闪而过。

 

“我记得,他手里还有一套复刻手机的光盘。”杨戬吩咐道:“去找出来,找人复制一只手机。”

 

“主人要这个干什么?”哮天犬问。

 

“把黄眉大王送回去。”杨戬说着看了看他:“反正你们长得差不多。”

 

“那游主人的突然转变的性格,您要如何应付旁人。”哮天犬应了一声,随即又问。

 

“他不是早先想去抓唐僧么。”

 

“可主人哪怕跟游主人长得一模一样,您也无法回到那个时候啊。”

 

“我回不去有什么要紧。”杨戬说着笑了笑。

 

“只要让陆小千‘见到’我回去,就够了,至于我其实在不在,那都不重要。”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