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丶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一切原创及同人禁止转载,谢谢。

【焦恩俊】两生花·03【游所为X杨戬】

【下一章小二哥上线,游总上线。】

【论游总跟小二哥的初遇。】


——以下正文


【纵与横,光与影,晨曦与黄昏,亲吻和泪水。】

 

 

 

“我已经选择好了,你呢。”

 

“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好吗。”

 

陆小千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游所为躺在病床上,声音很轻,他半合着眼睛,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只是强撑着精神还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陆小千略有不忍,他摸了摸口袋,又看了看墙上的钟表。

 

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因为游所为刚刚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病房,所以探视时间也适当延长了不少。护士在晚间来给游所为换过药,然后就回到了护士站,似乎是把他当成了来陪护的亲属。

 

陆小千觉得有些进退两难,他想告辞,却又觉得留游所为独自一人呆在医院有些不太妥。

 

游所为似乎看出了他的踌躇,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我有点累了,有事我们明天再谈,好么。”

 

“好。”陆小千赶紧站起来,有些局促的抹了抹衣服:“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游所为没再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似乎是力竭了。

 

陆小千又看了他一眼,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还带上了病房门。

 

病房内一时静谧无声,床头监测器上面的波纹逐渐从紧促趋于平缓,和缓的恢复成正常的指数。

 

游所为闭着眼睛,长长的吐出口气。

 

病房门嘎达一声响起来,染着黄色头发的男人从门缝里探出个脑袋,左右环绕了病房一圈,确定没人了才从门缝中钻了进来。

 

他回过身,仔细的将门反锁上,才走到病床旁边,蹲下来趴在床边的栏杆上。

 

“主人。”

 

病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他一双眼睛无比清明且有神,毫无病弱之态。

 

“护士站的人都歇着了。”哮天犬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身上并不合身的西装:“主人,咱能不穿这个么,我觉得空荡荡的。”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你看,冷风嗖嗖的往里灌。”

 

“习惯就好了。”杨戬说着,伸手替他将衣服的领口扣子系紧。

 

自从游所为回到过去之后,他便变成了游所为的样子出现在大众眼中,为了让陆小千相信他是真的悔改,他还不得已做了一场戏。

 

在孙悟空和猪八戒面前使用幻术虽然难为了一点,但好在并不是不可能。

 

陆小千对自己所看到的深信不疑,而猪八戒和孙悟空也会因为时空的原因不会拥有这一段记忆,一切都有条不紊的步上轨道,跟他设想的分毫不差。

 

再者他跟游所为相处了三千年,模仿起对方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难事。

 

“主人。”哮天犬叫了他一声,然后伸手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只小巧的手机塞到他的枕头底下:“黄眉大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送回了小西天,记忆也清除了。”

 

“知道了。”杨戬掀开被子,从病床上坐起来,抬手解开了病号服领口的扣子:“以后记得改口。”

 

“改口?”哮天犬茫然的抬起头,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以后叫我游总,别叫主人了。”杨戬绕开哮天犬,踩着拖鞋下了地,走到床边舒展了一下身体:“咱们以后是兄弟。”

 

“我不!”哮天犬扑腾着跑过来,地面上的瓷砖有些光滑,差点把自己都了摔出去,他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抱住杨戬的小腿:“我不跟主人当兄弟,我就愿意当主人的狗!”

 

“不是不要你了。”杨戬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顶:“只是你若叫我主人,难免叫人多想,日后在人前改口就是了,私下里随咱们的习惯来。”

 

“哦……”哮天犬闷闷的答应一声,松开了抓着杨戬裤腿的手。

 

“站起来,以后也别动不动就做小伏低,尽管怎么放肆怎么来。”杨戬左手一翻,凭空从手中变出一只人种袋递给哮天犬:“总归我现在只是装作一介凡人。”

 

“游主人才不是一介凡人。”哮天犬忍不住小声反驳了一句,伸手接过人种袋,好奇的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两圈:“主人,这好用么?”

 

“自然跟黄眉大王的比不了,装装样子罢了。”杨戬说:“但是若真到非用不可的时候,我自然有办法。”

 

“哦……”哮天犬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失落,但也没持续太久。

 

他将人种袋挂到腰间,装模作样的直起腰,同手同脚的在病房里晃了两圈走回杨戬身边,还故意仰着下巴,从鼻子里哼了两声。

 

“怎么样,主人,像么?”

 

“像。”杨戬点了点头:“若是再……”

 

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哮天犬不知道他怎么了,歪着脑袋叫他:“主人?”

 

杨戬闭着眼睛,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微微偏着头,似乎在听着什么声音。

 

哮天犬吐了吐舌头,一步两挪的从他身边蹭开一小段距离。

 

杨戬站在窗边,外面投射进来的路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在纯白色的瓷砖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哮天犬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他,半晌之后才发现他的眼睫微微的颤动了些许。

 

“主人……?”

 

杨戬睁开眼睛,抬手从衣领中勾出一条黑色的细绳,只微微一用力,便将绳子一扯两半,连带着一只银色的吊坠一起拽了出来。

 

“主人……这,怎么就剩下一个了……?”

 

“他已经到了。”杨戬答非所问。

 

“主人…”哮天犬愣了片刻:“你是说,你把另外一只天眼,给游主人带回去了?”

 

“并非我刻意为之,只是当时见他走了,实在不放心,就想给他留些东西……不过临时起意罢了。”杨戬摩挲着手中的天眼:“早些年,我一直在好奇,天眼明明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为何他会有,现下看来,竟是我亲手送去给他的。”

 

“那天眼到底有几个。”哮天犬只觉得脑子都转不大过来,胡乱的搅成一团,理不出头绪。

 

“只有一个。”杨戬说着将天眼握回掌心之中:“之前两个天眼同时存在,后来机缘巧合又重新都归到我手里,现在我又把其中一个交给他带了回去,留下的还是一个。如此说来,不过都是这一个而已。”

 

“……如此。”哮天犬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没有。

 

“你不知道也没什么。”杨戬说着将天眼重新带回去:“我当时心念电转间本想将三尖两刃刀一起带给他,只不过没来得及,这么看来,三首蛟是活物,受规则所致,确实无法带回去,不过天眼只是一个物件,倒是钻了空子。”

 

杨戬说着转过头,垂着眼睛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主人,你在想什么呢。”

 

杨戬的目光落在窗外的车流中,眼神柔和温暖,像是透过什么区追溯一些遥远的过往。

 

“想一些差点忘记的往事,也想着他平安。”

 

 

 

——TBC


评论(1)

热度(16)